第三十八章 那年大雪,花夫人不为人知的一面【1 / 3】

李鸿天提示您:看后求收藏(UC中文网www.ucz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烟雾袅袅,流金岁月化香柱轻燃,像钟回走次嘀嗒,亦沙漏倒流颗流沙。

平静投入粒青石,荡岁月涟漪。

安乐此刻

扩散,眼切,始缓缓清晰。

……

暮云霭霭,白羽般素雪高空飞洒,落满间。

瑞雪兆丰

舞剑,少穿锦衣,尽管飞雪,体内气血涌虎,驱散寒,热气腾腾。

,正花夫,或者花夫

花解冰娇艳容颜气血晕染通红,眼眸愁色,柄剑,剑身颀长,丝春雨落间。

剑名春雨,花解冰佩剑

失败‘崩剑’吗?”

此刻尚花解冰,真且烂漫,嘟红唇,刻,将剑猛,春雨剑飞掠,花解冰身气血运转,热浪席卷,奔走

素雪被带飞,花解冰,春雨抛复落,坠落瞬间,花解冰握拳打,砸剑柄末端,迸巨力。

咚!

形气浪微微炸,春雨呼啸,却歪扭方向,砸,扯阵白雪沟壑。

花解冰落,蹙黛眉。

次失败,让剑术花解冰气馁。

,嘟嘴似赌气,许久,才头,姣清艳,突几许古灵精怪,眼睛扫视四周,确定雪四周

,拍拍屁股,屁颠屁颠佩剑春雨。

口深呼吸,随春雨神加持,飞掠,少狡兔奔走,

临近春雨,少攥拳,气血烘炉,霎,朱唇张滚圆,呼喊声。

“嗨呀!崩剑!”

高呼声,震碎贴身飞雪。

,少拳打剑柄,闷雷炸响,记响雷,崩震耳轰鸣!

春雷剑霎渊狂龙,飞雪,拉扯米白气流,仿佛空气被割裂,带音啸,带轰鸣,宛裂!

咚!

,突兀直径达五米坑洞。

坑洞内,素雪尽数消融雪水,柄纤细春雨安静扎入寸三,未漫入剑身微微摇晃,灼灼热气。

远处,雪,少欢呼雀跃,笑暖阳般灿烂。

“嗨呀,崩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