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冬儿【1 / 2】

《侯门丫鬟她不想上位》转载请注明来源:UC中文网www.uczw.com

惊疑定,与二爷关?

及昨儿守夜,未见二爷月怕黑路滑,跌进池塘……

间,知画见锦愣怔怔,便挥晃,“回魂兮!”

色苍白笑,碗向知画推推,“突太舒服,,知画吧!”

知画听,便客气,“真便客气啦!”

胡乱点点头,拿箩箧丝线,编每每犯错,更浮气躁

角度,丫鬟荐枕席求路,便落命丧荷风台场。屡次犯错,岂鬼门关徘徊?

思及先余嬷嬷话,二爷身边诗言听琴俱被赶走,被赶走吗?,落席草垫裹身赴黄粱凄惨场?

安,趁二爷门,锦凑分派丫鬟任务司棋身边。

靖安侯府身边丫鬟,清风院真正熬司棋,连知画岁被调

司棋亦锦今儿劲,很几眼,底趁间歇边,“?”

锦惴惴,,偏口,倒司棋急死。

锦额头,“舒服?”

锦躲,咬咬牙,横,“诗言听琴真被赶府吗?”

司棋变,瞧周遭,拉锦转身便进二爷书房。

清晨阳光窗棂洒进,照司棋脸声音冷,“谁跟嚼舌根?”

锦摇摇头,“。”

“崔锦,记住。二爷,别管别需记,二爷让咱,咱。其余话!”

司棋虽未名言,却字字句句名言,凉气脚底,纵东升,依住内冰寒彻底。

姐姐,月,跟二爷关吗?”声音轻飘飘缥缈般问口。

月目尊长,守本分,即便二爷,少奶奶决计饶。”,司棋浮气躁,近乎直白般呛

锦蜷蜷僵住指,嘴唇嗫嚅间,“谢姐姐,……”

打卖身侯府,锦便知命运握哪怕此,。却原儿!

讷讷谢司棋,锦转身书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