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月谣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要战
    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大月谣最新章节。

    “火药?!”

    山巅上,赵光看着远处沼泽间发生的巨大爆炸失声叫道!

    铺天盖地的红光和黑烟中,少年瞳孔微微放大,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谁都没有想到,谁都不可能想到。

    就在就在那众矢之的的马车被重重围住,就在无数修行者爬上那辆马车,就在围剿的杀手聚集到一处,中央的那辆马车却突然炸开。

    没错,那辆马车炸了!

    是真的炸开。

    火光四溅,轰隆一声。

    “疯了,都疯了。”

    火光映照在他的瞳孔,赵光怔怔松开抱着李稷的手,同时发现兄长也僵硬如一块礁石,死死盯着山下的火海,暴烈的气息在男人周身回荡。

    “她疯了。”

    赵光看着这一幕不知该说些什么。

    看着被剧烈爆炸一瞬间炸开的无数修行者,听着遍布整个沼泽的惨叫,他脑海中只有这一个想法,那个女人果然是疯了。

    以身为饵聚集起那么多修行者,然后在一瞬间炸了整个马车,这是人能做出来的事吗?不,做出这件事的人还能活吗?

    “那个女人疯了吗?这么大的冲击,马车内的人怎么能活!”赵光一把冲向山崖不顾一切的大喊,他猛地一个趔趄险些一头栽下山崖。

    一只手从后拉住了他的衣领,赵光知道是谁,他却没有回头只是愣愣望着山下炸成碎片的马车。

    马车尚且如此,肉体凡胎会如何可想而知。想起那个他见过的他原本以为最柔弱现在才明白何等坚强的女子,赵光嘴里尝到了血腥味。

    “二哥,她……”

    她以她自己的性命,重创了无数高阶修行者,这将是修行史上等阶十最光辉闪耀的一战,也是最惨烈……

    惨烈……

    赵光眼中闪起水光,然而那水光却在他眼中凝住了。

    “赵光。”他身后传来李稷气息不稳的声音。

    “二哥。”赵光看着山下喃喃道,“我瞎了吗?”

    “你没有。”李稷怔怔看着在熊熊火光中,在无数修行者飞散倒下的那片爆炸痕迹的中央竖起的巨大黑影,怔然难言。

    “那是什么?”即便没有竹筒,此时赵光也能看到这一幕,这诡异的,难以置信的一幕。

    “那是她。”李稷怔怔道。

    那是她。

    在如此剧烈连高阶修行者直接中招都难以自保的自杀式爆炸中,连他都没想到。

    “她没死。”李稷开口道。

    “那是什么。”赵光继续问,地上那个黑色的东西是什么?

    她活着?她在那个东西后面?

    他此时觉得自己的修行根基都受到了冲击,一个等阶十怎么可能在那般爆炸中活下来?

    “那是一块石板。”李稷看着山下怔怔道。

    “石板?”

    所有人都以为那个女子在爆炸中葬身火海,然而火光黑烟散去,结果却看到一块巨大的石板。

    赵光睁大眼睛,看着裸露的地面那个巨大方块形的东西被掀开,露出两个女子的身影。

    在剧烈的爆炸中,唯有她们两人在其保护下毫发未损。

    所以那个是……

    石板?

    “不,不光是石板。”李稷看着山下怔怔开口,石板无法承受那么大的爆炸冲击。

    那还是一块铁板。

    靠着那女子脊背的一半是石板,靠外的一半是铁板。

    石板隔热,铁板防爆。

    这是那个女子专门为这场爆炸准备的一面坚盾。

    李稷怔怔看着眼前的画面,如梦初醒。

    马车辙印深原来是因为这个!

    她果然什么都知道。

    她从一开始就藏了一块这样特制的石板在车底。

    李稷看着眼前一切,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怔怔无言。

    这一场爆炸是她策划的,可是……

    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路线,爆炸,石板,一环套一环,那名少女以一己之力布下了一个完美的陷阱,但没人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一个公主是怎么得到这些东西的?

    要知道火药是军队的不传之秘,由各国天阶神子把控绝不外传!连嬴晗日都拿不出来!

    他们看着她上车,只带了一件衣服和一堆让那个女官从膳房拿来的陶罐。

    陶罐?

    李稷的眸光猛烈摇动起来。

    就在这时,耳边嗡嗡作响的姚女官睁开眼睛,涣散的视线也这样看着映衬在火光中的少女。

    轰隆一声,那少女掀开背上的石板,在草地上还在燃烧着残火中站起身,向她伸出手。

    石板,姚女官眨了眨眼睛,她记得。

    是殿下让她从泰时殿破碎的密道内捡的,她当时还很惊讶怎么会有切割的如此整齐的石板,还是双层的。

    她花了一对首饰才让护卫帮忙连夜搬上了马车,她当时以为只是殿下想拿其垫脚。

    嬴抱月看着地上的边缘光滑的石板,露出一个笑容。

    泰时殿密道是师父亲手打造,用的是包铁的双层石板,轻易无法破裂,得感谢那位用细丝的修行者刺客帮她切割得那么漂亮。

    虽然重了点,还是要感谢敌方友情的防爆盾。不然她也不敢实施这么大胆的计划。

    火药一炸开马车,她就掀开了一开始藏在马车底部的石板,才得以活下来。

    “殿下,那些陶罐是……”地上瘫软的姚女官看着她怔怔问道。

    嬴抱月看着她笑了笑。

    同时她环视一周,看着被杀手隔开基本没有被炸到的她的护卫们,和被刚刚的爆炸震慑埋在已方人堆里的外围杀手。

    那一天嬴抱月上车前让姚女官去了一趟御膳房。

    一硝二磺三木炭。

    硝石入药,硫磺熏馒头,而木炭,更是倒处都是。

    医药调和也是等阶十神医专精,火药的调和法本来就存在于药典被撕去一页之间,正是所谓禁忌的调和法。

    不准我用冷兵器,我就只好用热兵器了。

    谁叫我这辈子是个穿的呢?

    她轻轻抚上耳边的箭镞。

    不允许她用冷兵器。

    她还能用热兵器。

    看着不远处摇摇晃晃站起来的修行者们,嬴抱月眸光亮起。

    修行者炸不死,但此时马车边的人阶已经浑身是血经脉尽断的倒下了,不可能再爬起来。

    刚刚的一炸,已经解决至少七成战力,想必一定很疼吧。

    但这就是她的战争。

    姚女官看着重新包围上来的杀手们,绝望地睁大眼睛,然而下一刻她只听眼前少女将手指含入双唇吹了一声清脆的呼哨,一匹枣红马奋力从瘫倒的杀手堆中爬出!

    就在马车爆炸的一瞬,姚女官看见这女子一脚踹开了本就破碎的马车的缘木!

    原本拉车的战马冲至她们面前,下一刻姚女官只觉浑身腾空,那个女子在一瞬间上马将她也拉上了马背。

    “抱紧我!”姚女官只听那女子一声高喊,她本能地抱紧前方少女纤细的腰身。

    就是这么纤细的身躯,然而下一刻属于这个纤细身躯的声音冲上苍穹。

    这是修行者的声音。

    “从现在开始,解散送嫁队伍!”

    “所有前秦的兵士听着!即刻起本宫将自行前往南楚,尔等此后只要为自己的性命而战!”

    “恕尔等无罪的文书出发前本宫已经放在泰时殿主位座下,尔等回宫可自行向陛下表明!”

    山上的兄弟,远处的归氏兄妹,狼狈不堪的兵士,还有面露狠色浑身是血的剩余杀手。

    所有人闻言都怔住了。

    然而下一刻,那个女子的马已经冲出了包围。

    这是她一个人的战争。

    “不是要开战吗?”

    姚女官看着身前的少女回头看向重新包围而来的杀手们,松了松脖子上的绶带。

    “那么来吧。”

    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大月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