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月谣 > 第十章 名字
    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大月谣最新章节。

    名字?

    听到少年问话,嬴抱月怔了怔。.kingho.;/a>

    这是个必然的问题,她却不能如实回答。

    无论她拥有的哪个身份现在看来都不是能说出来的。

    前秦公主嬴抱月正被整个前秦翻天覆地寻找,而少司命林抱月……在被整个东吴追杀。

    如果有悬赏的话她现在的人头大概非常值钱吧……

    “怎么?不会你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了?”看着床上陷入沉默的少女,归辰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嬴抱月在心中道了一声抱歉,抬头苦笑地看着他,“我说不上来。”

    这个她记得,但实在是不能说出口。

    “还真连名字都记不得?”一旁的归离看嬴抱月的眼神更加嫌弃,归辰无语地叹了口气,“别的不提,这让人怎么称呼你?你还记得自己姓什么吗?”

    嬴抱月摇了摇头,她思索了一下突然笑起来看着归辰道,“既然是公子将我带回来的,那就由公子给我想一个称呼吧。”

    “让我哥给你起名字?”归离一下子睁大了眼睛,穆氏神情也有些古怪,归辰更是闻言僵住了。

    她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了么?

    嬴抱月瞥了一眼少年有些发红的耳朵,微微蹙眉问道,“不行吗?”

    看着少女清澈的双眼,归辰愣了愣,抬起手咳了一声恢复了冷清的表情,“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

    说完小少年手抵下颚煞有介事地思索起来。

    嬴抱月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她还挺好奇这个今天才初识的少年会给她起个什么样的名字。

    “你……”归辰于苦思冥想中抬起头,却正好看见沐浴在月光下,那个少女静静凝视着他的眼神。

    宁静,却有着让人说不出来感觉的目光。

    她像是一直会在那里看着你,却又像下一秒就会离开。

    “明月……”归辰突然鬼使神差地开口。

    “什么?”嬴抱月愣了愣,随后笑着问道。

    归离和穆氏闻言同样一愣但随后露出若有所思的眼神。

    “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有的时候就像月亮一样?”归辰凝视着嬴抱月说道。

    月亮?

    嬴抱月一愣,耳边却响起曾几何时一个女子爽朗的笑声。

    “抱着你,就像是抱着个月亮一样呢,就叫你抱月吧!”

    嬴抱月闭了闭眼睛,随后握紧左手的手腕,笑了笑抬起头来。

    “是吗,”少女轻声开口,“我记不清了。”

    “这样,”归辰看着她的眼睛皱了皱眉,很快他的眉头舒展开来。

    “总之,就叫你明月吧。”

    “明月?”嬴抱月重复道。

    “是,明月,”少年重重点头,“以后我就叫你明月。”

    “好。”嬴抱月点了点头。

    穆氏也露出赞许的笑容,屋内气氛一时十分和谐,但归离的尖利声音再次打破了这个平静。

    小少女的目光可疑地在嬴抱月和归辰之前逡巡,脑袋转得让嬴抱月担心她的脖子,下一刻,归离瞪着嬴抱月开口。

    “哥,你不会真打算将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留在家里吧?”

    归辰闻言愣了愣,归离看着嬴抱月目光愈发不善,大声质问,“之前不是说好人醒了就让她走吗?”

    “离儿!”穆氏不赞同地看她,“明月姑娘将将苏醒,记忆又……”

    “原本以为她醒了能问出她的家人,谁知道这家伙什么都不记得,”归辰打断穆氏淡淡开口,“不过我肯定不会让她一直留在这里。”

    少年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娘,我知道你好心,要是以往倒是无所谓,但我们现在的处境可不是能随便收留一个人的。”

    归辰抬起头,下巴不知为何往东边指了指,“那边的人估计就快来了。”

    那边?

    少年声音低沉,有着不符合他年龄的沉重。

    嬴抱月微微抬头,看着眼中再次露出那熟悉的冷酷又不甘神情的少年。

    处境?

    穆氏听到儿子的话浑身一震,原本愁苦的眼角下皱纹更深了,她深深叹了口气,痛苦又挣扎地开口,“可也不能……”

    可也不能将这样一个举目无亲手无寸铁的少女给扔出去吧?

    归辰知道自己的母亲想说什么,看着床上的女孩子眉头紧锁。

    “哼,谁叫你不想清楚,捡回了个什么用都没有的女人回来!”

    归离看着兄长心烦的样子冷哼一声,抱着手说道。

    归辰闻言脑门冒火,“你这丫头……”

    “那个……”就在两兄妹斗嘴一触即发之时,一个平静的声音响起。

    “什么?”两兄妹同时转头。

    只见坐在床上那个正在被讨论去留的少女却一脸没事的举起手。

    “我说,我不白住。”坐在床上的嬴抱月看着紧盯着她的两兄妹轻声笑道。

    “不白住?”归离讽刺地笑了一声,“难道你还能给钱?”

    她可是知道的。兄长从深山老林背回来的女人身无分文,那身衣服虽然做工精良,但特殊的衣物首饰可是最招祸的东西,愈是名贵罕见愈是典当不得。

    她虽然才十三岁,但这个世界却已经教给了她不少东西。

    以极其残酷的方式。

    不然她和兄长母亲也不至于沦落至此。

    “我的确没钱,”嬴抱月笑了笑。

    归离冷笑,“那你还……”

    然而不等她刻薄话出口,嬴抱月看向归辰手里的碎碗微微一笑。

    “可我能给你哥哥试药。”

    “哎?”归辰刚要出口的话就被堵住,心头一震看向那八风不动的少女。

    “我觉得,对你兄长现在而言,这可是钱都买不到的机会。”嬴抱月微笑。

    没错。

    归辰握紧手中的瓷片,险些扎到肉里。

    想要成为神医,就不能没有病人。但那些知道他底细的街坊邻居都被他试遍了,他的手艺也家喻户晓。

    别说有人会找他来治病,现在连最缺钱的穷人,他付钱让人试药都没人干了。

    只是,她怎么知道?

    归辰紧紧凝视着这个今日才苏醒,却极为精确找到自己痛点的女子说不出话来。

    “好吧。”不等妹妹再插嘴,归辰突然一挥手。

    “哥!”

    “不过也就是暂时而已,”归辰没理睬归离的反抗,紧盯着嬴抱月的眼睛,“你体力恢复差不多了后就赶紧走人!”

    嬴抱月点点头。

    只不过,她还能去哪呢?

    看着面孔消瘦的归氏兄妹,她心中还有一个疑问。

    “我们家养不起闲人!”

    归离的叫嚷声回荡在她耳边。

    大秦一等公卿的嫡子女居然沦落到如此境地。

    这个国家,这个归家,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

    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大月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