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八章 新旧之争【1 / 3】

天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UC中文网ucz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孙交

回朝,卷入皇帝跟文官派系相争夹缝求存,很憋屈。

孙交已超脱普通户部尚书范畴,隐约权臣迹象,放任何思量退

官瘾,难抱负?

,谁致仕官职更,权限更高,更具话语权。

孙交婿「安抚」明白更愿乎怒气尽消,回准备再做点

杨介夫党吗?

组党给

户部尚书资格跟内阁首辅竞争?

钱袋掌控再牛逼,

皇帝户部很支持,杨介夫办法。

……

……

孙交走

朱浩书房,正余承勋门外等

杨慎并翰林院,余承勋知晓孙交见朱浩,翁婿二孙交势力,杨慎详细跟余承勋讲

「……孙老。」朱浩话很敷衍,透露谎,却告诉态度。

余承勋:「敬别感难……比较。」

朱浩叹:「问懋功兄句,孙老朝,何处境?倾向哪边哪派?朝廷做分派系,往吗?」

……」

余承勋知该怎

杨慎朱浩番感性话,像很羡慕朱浩随性朱浩平知待。

实际杨廷杨慎,疏远朱浩,因朱浩已经杨廷派系物。

朱浩被安排南京查案,再回京代表杨慎受矿场服役两月,朱浩其实已等被皇帝打入另册,政治途暗淡,朱浩身安陆,杨廷朱浩曾怀疑,跟朱浩

,杨慎跟朱浩间,更私交,公务方双方已尽交集。

杨慎朱浩刺探什报,再或让朱浩联名搞什参奏,纯粹非政治盟友间通力合

朱浩:「孙老其实概明白,文官受信任,陛做完,早早离朝堂。」

余承勋惊讶:「致仕回乡?」

朱浩耸耸肩:「此吗?」

……」

余承勋差点儿脱口孙老头已势力领袖,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