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249章 进宫赴宴
    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大唐第一女相最新章节。

    林郅悟一直坚持,窦建德也不好勉强,遂将这件事放下。

    窦建德语气和蔼地对林郅悟说“今晚宫里举办宴会,林大郎一起来热闹热闹吧。”

    “不去。”林郅悟摇了摇头“我最讨厌去宴会了,我要回家。”

    被拒绝,窦建德也不失望,好像早已料到了这个结果,神情自然地吩咐王伏宝“你送林大郎回府。”

    说完,给了王伏宝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王伏宝接收到暗示,不动声色地点了一下头,“主上放心,属下定当完成任务。”

    “铛——”

    林郅悟刚走到王庾的马旁,就听见了一个响声,低头一看,就看见了地上的红色物件,瞳孔瞬间放大。

    他蹲下去,捡起了那红色物件,手指拂过上面的白色宝石,惊道“钻石”

    手一扭,又看见了侧面的凹槽“瑞士军刀”

    “这是小庾儿的东西。”

    大全一阵风似的冲过来,一把抢过了军刀。

    被劲风一吹,林郅悟险些摔倒,幸好被王伏宝及时扶住,“林大郎,你没事吧?”

    林郅悟恍若未闻,目光死死地盯着大全的手,直到大全将军刀递给王庾,王庾将军刀塞入怀中,他才猛然惊醒,看向了王庾。

    王庾若无其事地冲他一笑“林大郎,家仆举止粗鲁,唐突了。”

    “你它”林郅悟欲言又止。

    窦建德好奇地问道“林大郎,你刚才说什么?你见过这东西?”

    “啊?”林郅悟收回了目光,略显迟钝“哦,我刚才没说什么,也没见过这个东西。”

    林郅悟平时也会出现这种突然呆滞言行迟钝的情况,窦建德见过很多次,所以并未放在心上。

    “走,回宫。”

    “王小郎君刚才掉了什么东西,看着挺稀奇的。”

    窦建德一面驱马前行,一面与王庾说话。

    王庾语气淡淡“哦,就是一个玩具,小孩子玩的,主上不会感兴趣的。”

    哦,原来是小孩子玩的东西,难怪林大郎刚刚那副表情。

    “两位王兄弟还是第一次来乐寿吧?”

    “是啊,以前从未来过,没想到乐寿城这么繁华。”

    “那明日我让人带你们好好逛逛,今晚先去宫里,好好畅饮一番。”

    “那就多谢主上了。”

    说话声渐行渐远,林郅悟还站在原地,望着那个已经看不见身影的小娃娃。

    王伏宝上前挡住了他的视线,客气地说“林大郎,我送你回府吧。”

    “哦!”林郅悟回过神来,转身就走。

    两人沉默地走了一段路,林郅悟突然问道“那个小娃娃是谁?怎么从前没在主上身边见过?”

    王伏宝回答“那是新投靠主上的王家兄弟,小的叫王庾,大的叫王康达,他们是山东起义领袖王博的族人。”

    王庾林郅悟在心中默念了一遍。

    “哎,不对,既然是起义领袖的族人,怎么跑到河北来投靠主上了?”

    王伏宝低头看了他一眼,回答“因为五年前,王博就死了,他们在山东混不下去,又听说主上仁义,就来投奔了主上。”

    林郅悟“哦”了一声,就再也没说话了。

    到了府门口,王伏宝客气又亲切地说道“天寒地冻的,林大郎还是赶紧进府吧,别冻坏了身子。”

    林郅悟点点头,进去了。

    等到林郅悟的身影完全消失后,王伏宝转身,阴沉着脸看向那些苏府护卫。

    护卫们一见他的脸色,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齐齐垂下头。

    王伏宝走下台阶,立于他们面前,沉声道“主上命你们来苏府当护卫,是为了保护林大郎的安危,你们如此散漫,是不把主上的话放在心上吗?”

    护卫们连忙跪下,齐齐说道“属下不敢。”

    王伏宝沉默不语,任由他们跪着。

    虽说府门前的积雪已被清扫干净,但青石板依然冰凉刺骨,不过数息,寒冷已经侵入骨髓。

    尽管被冻得全身颤抖,四肢酸麻,护卫们依然咬紧牙关跪着。

    王伏宝冷眼瞧着,不为所动,直到有行人驻足,而后越来越多时,他才说道“都起来吧。”

    护卫们颤颤巍巍,艰难地站了起来。

    “你们办事不力,主上原本是要处罚你们,但林大郎为你们求情,主上决定再给你们一次机会。”

    王伏宝盯着他们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希望这一次,你们不要让主上失望才好。”

    护卫们立即表态“属下等定不负主上之命。”

    “行了,去当差吧。”

    说完,王伏宝翻身上马,朝着宫城而去。

    ---------

    林郅悟刚进院子,就看见了苏定方,大感诧异“表兄,你怎么回来了?他们不是说你过年不回来吗?”

    刚换了衣服的苏定方微微一笑“最近战事顺利,主上召我回来,说大家一起过个热闹年。”

    “哦。”林郅悟淡淡地应了一声就往屋内走。

    刚走到门口,他停了下来,转身看向苏定方“哎,不对,你换礼服干什么?”

    苏定方好笑地看着他“我去宫里向主上汇报军务,顺便参加宫中宴会。”

    “主上邀请你了?”林郅悟微微皱眉。

    “对啊。”

    说完,苏定方冲他挥了挥手“我走了。”

    “哎~”

    苏定方顿足,回眸看他“怎么了?”

    “我”林郅悟眉间的皱纹更深了,脸上神情一会儿犹豫,一会儿纠结,一会儿痛苦。

    最后似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终于说了出来“陛下也邀请了我,你等等,我换件衣服跟你一起去。”

    话音未落,就跑进了屋里。

    苏定方有点懵,怎么回事?他不是一向讨厌这种宴会的吗?

    “好了。”林郅悟速度很快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苏定方上下打量他,里面的棉袍还是原来的棉袍,不过就是外面多加了一件斗篷。

    这就是他所谓的换衣服?

    “走啊。”见苏定方久久没动,林郅悟不由催促他。

    苏定方这才回过神来,往外走去“你从前不是一向讨厌参加宴会吗?怎么今日想去了?”

    林郅悟不答反问“难道主上邀请了我,我不能去?”

    “那倒不是,每次主上邀请我时都会邀请你,但你从前都说不感兴趣,不去。”

    “哦,我今天突然对宫里的饭菜感兴趣了。”

    苏定方看着他的目光更惊愕了,表弟从来不是一个好吃之人,现在居然跟他说对宫里的饭菜感兴趣?

    可疑,很可疑

    顶点

    datangdiyvxiang

    。

    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大唐第一女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