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神级奶爸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他能杀巨头!
    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司南当然不会清楚,天流之主,意味着什么。

    整个圣武星的主人。

    已经诠释一切,渡劫九阶?不过时间的问题罢了。

    甚至张汉感觉,紫妍和萌萌,还有他非常完美的修行开端,渡劫九阶,可能也只是过度的境界。

    现如今,不死体的威力,还没有彰显。

    甚至很少有人知道,张汉的防御到达什么程度,只有上次的蛇尾虎,体会到被支配的恐惧。

    连伤他都做不到,又拿什么来赢。

    到达王境陆地,众人快速前行,用了半个多小时,才越过丛林地,跟着小心翼翼的司南,左转右转,走个没完。

    “司南。”

    沐雪忍不住说道:“你刚刚带着我们左转走了二十多分钟,右转走了半个小时,然后又右转,这不是绕了个弯吗?”

    “我们怎么不走直线?”陈常青问道。

    “怎么可能走直线呢。”司南的声音压的很低:“现在王境大乱,我们这边只有南山王和东谷王,是最弱的一方,如果被敌人碰到,那可就麻烦了,刚刚我们跨过的是一个五万人的势力,属于北淮王的下属。”

    “有我师尊在,你怕什么呢。”沐雪白了他一眼:“赶紧走最近的路吧。”

    “就是的。”江晏蓝也说道:“这样绕来绕去,时间都浪费在路上了,我们萌萌后天要上学的,你耽误时间,解决不了事情,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额?”萌萌快速眨了两下眼睛:“是的呀,我后天就上学了。”

    “我也想走近道啊。”司南一脸的无语:“可总不能从别的势力脑袋上面飞过去吧。”

    “让你走近路你就走,你只管带路就行,其他的交给我们。”张木开了口。

    最长辈的人都如此说,司南无语凝噎。

    闷头带路,直接向前而行。

    “还好,我们绕过那些,左前方就要到了我们的地盘。”

    司南看到一处山门,笑道:“看见那了吗?是我柳王的地盘,到了这里,就安全,安,昂?”

    飞到近前,司南突然察觉到一丝怪异。

    巨大的山门,怎么好像塌了小半?

    卧槽!柳王这里被袭击了!

    司南脸色大变。

    连这里都被袭击,南山王的境地可想而知。

    快速飞去,从半空俯瞰,这里已是废墟。

    “情况有些不太好吧。”

    张木神色凝重:“看样子,其他几方势力,对南山王又出手了,时间紧迫,我们快些去南山王那边。”

    “是。”

    司南有些精神恍惚,看得出来,这货对柳王是真的关心,在担忧他的情况。

    哦?

    张汉倒是对司南有些另眼相看,司南这个人,龙鳞城主,和手下行事霸道,说一不二,和更高层次的人,也有自己的小心思,这些年,他这个中间人也赚了不少资源,但真正的遇到了事情,能看出来,他是柳王和南山王的忠诚手下。

    一路向前快速飞行,终于在一个小时后,远远地看到一座高峰,风平浪静,并没有大战的痕迹。

    甚至可以用肉眼看到,在高峰四周的小山峰上,人头攒动。

    呼,还好。

    司南定了定神,带队飞了过去,接近三里范围,有人飞到前侧,刚要开口说什么。

    刷刷!

    两道身影从最高峰飞来。

    正是南山王和东谷王。

    “张寒阳。”

    南山王神色感慨:“你真的来了,我没看错你。”

    “或许晶石矿的吸引力。”张汉随口回应。

    “哈哈。”南山王大笑了声:“欢迎,还请上山。”

    说着,他带头飞向高耸云烟的最高山峰,司南跟在一旁,得到了南山王赞扬的神色,便心满意足的干笑了声。

    最高峰上,建筑很少。

    “柳王!”

    看到自家大哥在不远处的院中坐着,司南忍不住叫了声。

    “呼......”

    柳王的神色有些疲累,呼出口长气,起身走来,问了声好之后,一行人便坐在悬崖边的几排木制大椅上。

    俯瞰前方风景,南山王轻叹口气,指了指身旁魁梧男子:

    “他是东谷王,如今我唯一的老友,我们二人......张寒阳,多谢你能亲自前来,我想,我们最后的退路,就是你,不知我们能否依附于你,长久的在主世界呢?”

    “无需去主世界。”张汉微微摇头:“我来是解决你的困难,毕竟你我合作数年,也算是有缘人。”

    “好意心领,只是困难已经无法解决。”南山王面色平静,仿佛在诉说别人的事情,没有那种危机感:“北淮王,镇海王两方势力,单单一方,我们都无法阻挡,更何况他们想要先让我覆灭,已经勾结一起。”

    “他们两方。”柳王深吸口气,说道:“他们两方派出三十五位真王袭击我,若不是我命大,可能已经陨落。”

    “很久前便听闻过张寒阳,只是没想到,你有那般逆天能力,南山王竟也不告诉我。”东谷王的心态也不错,他的地盘都没打没了,也不见忧愁,很洒脱的说道:“主世界,我还没去看过,如果可以的话,我们退出王境,也未尝不可,待将来羽翼丰满,必定君临天下,重新杀回王境。”

    两位巨头,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要逃到世俗,这种能力,还需要张汉来施展,虽然受制于人,但总比留在这里和对方死磕最终陨落要好的多。

    “不知道最多能多少人?”南山王看向张汉,开门见山的说道。

    “你们暂时去了不主世界,也不用如此。”张汉再次摇头:“我说了,解决麻烦就好。”

    “解决麻烦?”南山王目光一顿:“张寒阳,我承认你非常厉害,可这里不是主世界,我们没有任何的实力压制,该怎么解决困难呢?我们要面对的是另外十位巨头。”

    “你就别操这心了,我师尊连元婴都杀了很多,这都是小场面。”

    沐雪撇了撇嘴说:“你们的境界是元婴前期,实力还差了不少,在我师尊面前,啥都不是。”

    敢小看张汉,沐雪直接就不乐意了,她也不讲究什么低调不低调的。

    南山王:“......”

    啥意思,都开始嘲讽队友了?

    “恕我直言,我想不到任何能对抗的办法。”东谷王看了眼沐雪,又扫了眼南山王。

    心中有些怪异,以南山王的脾性,敢这样和他讲话,不早就动手教训了?现在看上去好像他并没有这样的意思。

    倒是后身几个真王,眉头微皱。

    “你们因晶石矿而起了争端,很简单,晶石矿,我要了,所谓争端的缘由便也消失。”张汉说道。

    “你想要晶石矿?”南山王突然坐正身子:“张寒阳,这玩笑可开不得,要是你也出事,我们的后路,也没了。”

    东谷王等人神色略微一紧,毕竟现在谈的话语,有关他们的安危。

    “我知道你们很强,可......”

    “没什么可是。”

    张汉眸光突然闪烁起一道雷芒,惊人的威压,将南山王和东谷王覆盖。

    两人身体瞬时间绷紧,涌现出的一丝气息,将身下的椅子震得粉碎。

    砰砰!

    让众人意外的是,两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但他们毫不在意自己的出手。

    “刚刚是......?”

    南山王立即站起身,目光惊疑不定的看着张汉。

    如果没感受错的话,那股子气息,好像比他们还要强悍些?

    嘶!

    东谷王倒吸凉气,有些被吓到了。

    “走吧,去晶石矿。”

    张汉起身说道。

    南山王脸色微变,沉默两秒钟,才缓缓说:“你真的考虑好了?”

    “嗯。”

    “那好吧,我们已经是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既然你要去,我就带你走一遭。”

    南山王有所决定。

    他并没有注意到,此时他说话的语气,和刚刚已经有所变化。

    这几年的时间,看到张汉几次出手,他心中也愈发的震惊,承认他在世俗,就是第一人,更何况还有月皇那么强的离谱的人物。

    世俗,他们二人,毫无敌手。

    可一旦入了王境,没有实力上的压制,南山王觉得自己属于最顶级的层次,张寒阳,月皇,也并非自己对手。

    是的,当初风雪殿主南青海三人,也是这般想法。

    只不过南山王还没有体会到那种无穷尽攻击的恐惧。

    对此,张汉没有解释什么,甚至张木,张广佑等人,也没有插嘴,就连萌萌和紫妍,都在旁边看着,也不说话。

    直到南山王起身,声音洪亮的道了声:

    “所有真王,来主峰集合。”

    嗖嗖嗖嗖嗖!

    很多单子号的真王前来,不一会儿就汇聚了一百多人,近两百人的样子,数量庞大。

    可柳王却深深地叹了口气:

    “本来我们有五百多位真王,现在只剩下一百多人。”

    简单的一句话,说出了战斗的残酷。

    “你来说吧。”

    东谷王见南山王看着自己,便摆了摆手,示意他下令即可。

    “给你们十分钟,回去带领自己的人集合,一刻钟后,我们出发,前往中部巨矿。”

    “还要带队去?破釜沉舟吗?”东谷王摇头:“我看算了,人多不便,还不如我们单独行动,让他们留在这里,看守最后的阵地。”

    南山王本想着,张寒阳也在这里,大不了赴死一战,赢,一起狂,输一起扛,现在东谷王一说,他有些犹豫。

    沉吟几秒钟,摆手说道:“算了,你们留在这里。”

    又看了眼张汉:“我们走吧。”

    嗖嗖嗖!

    话落,他和东谷王带头向前方飞去,张汉等人跟在后头,身形升空后,东谷王施法将众人身形隐匿。

    “前方就是巨矿。”

    南山王指了指前方一处平原地带,地面上的草大概有三米高,呈淡黄色,仿佛成熟的麦穗。

    “在前进,就要碰触我们留下来的封印,这里四周,有很多北淮王、镇海王留下的人,他们两方势力,也在距离此地不远的地方,大概半个小时就能赶到,如此短暂的时间,不说我们能否破掉封印,就算破了,这巨矿也带不走。”

    东谷王缓缓说道,目光打量着张汉。

    他发现,张寒阳的脸色,从到了南山王那里,就一直很淡然的样子,并不是那种装出来的,眼睛是心灵之窗,一个人在怎么装,也会漏出破绽,根据呼吸的频率,甚至感受心跳,眼睛神色,微动作,都可以感受到。

    可从开始到现在,他唯一的感受,就是......好像张寒阳没拿这里当回事,或者说只是一件随手可做的小事。

    怎么会如此淡然呢?

    东谷王感觉怪异,他和南山王看上去很平静,实际上揪心的时候,早都过去了,前几天也有些愁眉苦脸,现在有了退路,心底真正的放松下来。

    如今的情况,他并不看好,只不过事情的发展,还要看张寒阳如何行事。

    在众人的目光中,张汉想了想说道:

    “那就直接破掉封印,等他们过来吧。”

    “真的要这样做?”

    南山王又不确定的问道。

    在后侧,柳王和司南等跟来的少数人,欲言又止。

    他们的想法,是打突袭,还以为张寒阳会有什么妙计,将这里的巨矿取走一些,没想到方法这么简单,直接让破掉封印,让其他的巨头过来。

    那岂不是在找死吗?

    “你们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张木淡淡的看了眼南山王,说道:“小雪说的都是真的,元婴期,小汉杀了不止一个,还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元婴,不是你们这样情况的。”

    “这、这......”柳王感到不可思议:“真正意义上的元婴?那是什么?难道是昆仑仙界的人?”

    对于这个问题,张木笑而不语,并没有解释什么。

    “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南山王面露异色,他们不可能什么都不考虑就敢过来,在南山王心中,一直都在考虑,什么是他们的依仗,没想到这个依仗就是张寒阳。

    既然如此自信,那就等着看吧,最坏的结果,无非是面对北淮王那十位巨头。

    “张寒阳,希望你能给我们一个惊喜。”

    南山王的心里,终于将张汉放在了和他平等的位置。

    在这之前,虽然是很好的合作伙伴,但或多或少,都将张汉看的比自己低了个档次,毕竟实力为尊。

    如今听到张木所说的事情,他的心里有些怪异,为什么他要说‘真正意义上的元婴’,难道他们不是吗?

    轻吸口气,南山王不再想这些事情,体内能量疯狂运转,打出第一道攻击。

    一道拳影,犹如巨狼咆哮,向前方攻去。

    嗡!

    霎时间,平原外层闪烁起彩霞,这正是王境巨头联手弄出来的封印。

    “一起。”

    东谷王挑了挑眉,和南山王一同打出攻击。

    这里的封印,能量很雄厚,他们清楚,刚刚的第一道攻击,北淮王、镇海王等人就会知晓,片刻便会赶来。

    在这之前,他们可以攻破封印,但也要面对那十个人。

    “这场风波,是时候结束了。”

    南山王觉得此情此景,应当是背水一战。

    轰轰轰......

    高强度的攻击,将彩芒打的剧烈颤动,张汉一众并没有动手,目光看向四面八方,在远处汇聚的一群群人。

    其中有数位真王,见到这一幕,有人冷笑:

    “呵呵,南山王,你大势已去,竟还敢觊觎平原巨矿。”

    “哪怕你封印打破也无济于事,这不是你能拿走的。”

    “呦?胆子很大,竟还找了帮手?不管是谁,也无法救下你们,南山王,你根本不用继续攻击,没用的。”

    “......”

    有的话语声嘲讽,有的感慨,不过南山王没有搭理任何人。

    这些区区真王,也配和自己讲话?

    滋啦!

    终于,攻击了二十分钟,封印被破掉。

    就在这瞬间,远处极快速的飞来四人。

    “南山王,东谷王,别来无恙?”

    “镇海王。”

    东谷王目光一沉:“你们来的速度很快,看来也非常关心这座巨矿。”

    “巨矿只不过是附属罢了,它归胜利者所有,我感兴趣的,只有这一场战斗,我们王境十三巨头,平和了太多年,如今的情况,才让我有些兴致,可惜了,南山王,东谷王,你们即将出局,接下来便是我们和北淮王的斗争,王境也是时候经历一次洗牌了。”

    镇海王平淡的说道。

    飞行至五百米内,他们停顿住身形,目光打量着张汉一行人。

    “我还以为是黑白宫的人,并不是。”镇海王有所兴致的说道:“看来他们就是你在外界有所合作的那些人?很好,我想这其中一定有张寒阳在吧?”

    “我是。”张汉面色平静,看了他一眼。

    “你有能让我们出去的能力?”镇海王眸光微亮。

    “有。”张汉轻微点头。

    “好。”

    镇海王突然笑了起来:“只有胜者,才有资格获得更好的合作,我觉得张寒阳你可以和王境此次风波的胜利者,进行合作,而不是和南山王同进同退,他只是个合作伙伴罢了,你觉得呢?”

    “南山王还算个不错的伙伴。”

    张汉随口说道:“无需多言,等人齐吧。”

    对于这件事,张汉并没有什么兴趣,根源上是巨矿之争,他解决根源问题,化解南山王的危机,也不过是顺手而已。

    “哎......”

    就在这时,一道轻叹在场上响起。

    嗯?

    没发现什么人物,镇海王一众,南山王几人目光微惊,向四周望去,也没看到谁。

    但突然间,一道身影从高空落下。

    是一个老头。

    让南山王等人气势顿时下降的老头。

    当初黑白宫主,被诸王针对的时候,这家伙可是杀了巨头的人物。

    “你们又闲不住了啊。”岳无为微微摇头:“没想到,你们可能需要晶石,这里就出现个巨矿,等下处理好这里的事情,我带你们去黑白宫逛逛吧。”

    “岳老。”

    不少人都打了招呼。

    张汉突然笑了声:“这不是你弄出来的吧?”

    “不是。”岳无为摇头:“你难道不清楚?很多东西不是我能控制的。”

    岳无为一到场,就和张汉这边聊了起来。

    顿时让镇海王等人感觉有些不妙。

    妈的,对方有大靠山在!

    这件事可能有些麻烦了。

    不是说黑白宫对这个没兴趣吗?这老家伙怎么还出山了?

    嗖嗖嗖!

    镇海王等人的目光看向右侧:

    “北淮王他们来了。”

    “好戏开场,有他在,不知会不会有什么异变。”镇海王心中暗想:“那老家伙,实力超绝,不好招惹,场面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

    三分天下,镇海王也充当了不可缺少的重要人物,他平静已久,早就想要战争,现在战争来了,最弱的一方,南山王和东谷王,出局后,他们的整体实力,没有北淮王强,但差距也并不悬殊,这才是他觉得有挑战的事。

    “你们都到了?”

    北淮王身形有些瘦弱,打量眼在场众人,目光仿佛不经意的定格在岳无为身上。

    他皱眉沉吟了两秒钟,才开口说道:

    “这里的争夺,黑白宫也要入场?”

    岳无为淡淡说道:“入不入场和你有什么关系?”

    北淮王:“......”

    倚老卖老。

    不过他也清楚,对方是不好招惹的神秘强者,并没有说什么,目光飘向熟悉的南山王:

    “你来攻击封印,是想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挖矿吗?”

    话语中有些讽刺。

    你南山王已经要凉凉,还有心思想晶石的事情?

    “我南山王行事向来随心所欲,你能阻我?”南山王淡淡说道。

    身上也有股子霸气的劲儿。

    “呵呵。”

    北淮王突然笑了起来:“在来的时候,我已经命手下前往你的地方,可以说,只要我现在想的话,你南山王和东谷王两人势力,灰飞烟灭,或许凭借我们的手下不行,达不到碾压的效果,在加上镇海王他们的势力,你们毫无反抗的余地。”

    南山王和东谷王顿时沉默下来。

    两人的目光看向张汉。

    现如今,已经赌上了所有,能否度过危机,就看他是否给力了。

    张汉见状目光扫视镇海王一众,淡定自若的吐出一句话:

    “这里的巨矿,我要了。”

    “你说什么?”北淮王还以为他听错了,但这种场合,怎么可能会听错,他的目光略过张汉,盯着岳无为,说道:“你很强,但也不要太贪心。”

    岳无为有些哭笑不得。

    突然间听身后的沐雪嘟囔了句:

    “得,这次又没的打了。”

    岳无为目光闪烁了下,看向张汉,说道:“你要是直接出手,很快能解决问题,总不能每次都这样,以后出去,你的弟子他们也要独当一面,我看不如这样,将王境的斗争让他们去做算了,总在你的羽翼保护下,对他们的成长,并没有太大的好处。”

    “嗯?”

    张汉微微一愣,突然沉默了,转身看向后侧那些人。

    陈常青脸色洋溢着兴奋,赵风目光冷峻,也有跃跃欲试,其他人......

    是啊,他们这些年,经历的战斗,比以前少了太多。

    曾几何时,青帝睥睨天下,也是一场场打下来的,不断的战斗,能积累更多的经验。

    “既然如此。”

    张汉沉吟两秒钟,才轻声说道:“那就将这里的主场,留给你们,只是这些巨头的实力,对你们还是有威胁的。”

    “那就一同进行这场游戏,封印晶石巨矿,它是胜利者的战利品,你们这些巨头级的,要降低修为,需要降低修为的话。”

    张汉琢磨着,是用一些特定的丹药,还是用咒法呢?

    无论咒法和丹药,都有时间限制,也可能被他们吸收别的宝物破掉,他们这些人的实力,相对来说,还是很强的。

    沐雪他们,大部分都是金丹后期,虽距离巅峰也不遥远,但也需要时间,王境的争锋,还真挺适合他们。

    张汉的想法还不错,但那些人可就不答应了。

    “开什么玩笑?想要我们降低修为?哈哈哈。”北淮王冷笑道:“你以为你是谁?”

    “痴心妄想!”

    北淮王身后的一位巨头脾气暴躁:“想要我点头,先赢我再说!”

    嗖!

    顷刻间,那位魁梧男子冲了过来,速度飞快,他好像化作千斤重的身躯,右拳蓄力,直接砸来。

    “青州王你想怎样?”南山王脸色一沉,欲要动手。

    然而东谷王却挥手对他示意,准备见识下张寒阳的实力,毕竟之前也说了,他可杀元婴,既然如此,青州王也不可能伤了他。

    岳无为脸色平静,也没有表达。

    恰好,杀鸡儆猴。

    “你太托大了!”

    青州王一拳打出七分力,势如破竹的冲来。

    到了近前,他莫然发现,对方竟还在沉吟,没拿他当回事?

    “死!”

    青州王心中微怒,力度增加至九成。

    嗯?

    张汉略微抬头,面对他的拳头,直接伸出了右手掌。

    砰!

    一道沉闷的声响向四面八方传荡开来。

    犹如闪电般的青州王,身形戛然而止,他硕大的拳头,竟让对方的身体,都未曾动弹丝毫。

    怎么可能?

    青州王心中大惊。

    想要退后时,已经晚了。

    张汉倒没有看着他,脸色依旧平静,说了句:

    “你们还是乖巧点的配合。”

    咔嚓!

    在张汉的右手臂,突然闪烁其无数的雷弧,威压惊人,甚至连灰茫茫的天空,都有些更加灰暗。

    天地间涌现极为玄奥的鸣音,虽然只维持了一秒钟。

    就是这一秒,岳无为的脸色变了,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张汉。

    尼玛,这不是杀鸡儆猴,这是在吓唬我啊!

    轰隆隆!

    无数道细小雷弧,突然变大,化作一张巨鳄头颅,张开血盆大口,瞬时间将青州王吞噬。

    雷霆消失了,同样,青州王,没有在这个世间,留下丝毫。

    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巨头就陨落了一个?

    嘶!

    南山王吓的双手颤抖,神色骇然。

    张寒阳已经强到可以秒杀巨头的地步,那自己、自己......也比青州王强不了多少,他岂不是也可轻松杀了自己。

    我的天啊,原来和他合作,一直以来并不是自己是最厉害的,属于那种更高地位的角色,他一直才是。

    他真的阴险啊,隐藏的好深,直到今天才出手,以前要是得罪了他,这......

    南山王感觉自己的额头都流淌下来冷汗。

    心中的想法,层出不穷。

    他身旁的东谷王也看傻眼了,原来他们所说的解决麻烦,就是如此简单?

    后侧的司南、柳王,这两个和张汉来往比较多的人,更是大眼瞪小眼。

    “柳王,刚刚是幻觉吗?”司南小声问,期间还晃了晃头,有些迷糊。

    “好像是吧。”柳王咽了口吐沫,干涩的回答:“嗯,是幻觉。”

    他们这边还能说话,另外一头的镇海王,北淮王等九位巨头,无一不感到背脊生寒,如坠冰窟的冷,他们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的命,或许只在对方的一念间。

    四周围观的诸多人手,陷入哗然之中:

    “青州王死了?是闪身逃走了还是陨落了?”

    “陨落了,不要在骗自己,你明知道青州王的的确确是陨落了。”

    “他能杀巨头!!!”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些人不傻,知道能杀巨头的人物,代表的是什么。

    “巨矿是你的了。”

    北淮王很快回过神来,深深地呼吸口气,对张汉拱了拱手:“我们不在争夺巨矿的事情。”

    “是吗?”张汉有些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他:“我刚刚好像有说过,所有人要正常的争夺此地。”

    “这......”

    北淮王的脸色难看起来:“你们,要置我于死地?”

    此言一出,那几位巨头心中慌乱。

    镇海王赶忙说道:

    “张寒阳,我们并无意得罪于你,只是在争夺晶石矿,现在这晶石矿,就听从你的发落。”

    开什么玩笑,虽然青州王的实力,在巨头中属于比较低的,可对方不仅是张寒阳,还有他身旁那位老家伙,他们两人,毫不夸张的说,能横扫在场所有巨头。

    心思转动下,镇海王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想要练兵,恰好,我们也是这般想法,只是我想知道,我们封印掉部分修为,之后的大战,能否有活路呢?”

    “活路死路还要看你们自己的造化。”

    张汉没说话,岳无为却摆了摆手,十一道五彩流光飞到包括南山王,东谷王在内的十一位巨头身前,只听岳无为平淡的说道:“吸收掉这个能量,会让你们有半年期限的修为压制,在金丹巅峰比较顶尖的层次。”

    看到这些能量,南山王和东谷王两人神态懵逼。

    “咱们是自己人啊!怎么我俩也要封印?”

    两人有些干瞪眼。

    “哈哈哈,好!”

    北淮王见状,立马将能量吸收,脸色微变,实力层层下降,幅度不算太大,但在金丹巅峰里,也算是佼佼者。

    镇海王沉默两秒钟,二话不说,直接吸收。

    既然王境巨头全都吸收,那也没什么,就算反抗,王境就这么大,又能逃到哪?

    一个个巨头在万众瞩目下吸收能量,降低修为,这幅画面,震人心玄。

    最终南山王和东谷王两人,也将能量吸收。

    这才让北淮王收回目光,看向张汉和岳无为,说道:

    “我们的修为降低了,那不知黑白宫是否会参与这场斗争?”

    “不会。”岳无为很干脆的回答:“还是按照你们之前的斗争,你们随意的组队也好,联盟也罢,这些都无所谓,就你们十一位的事情,当然,以你们现在的实力,还要小心属下是否忠诚,有人背后捅刀子,你们也不像以往可安然无恙,你们现在要考虑的,是考虑自己的安全。”

    此言一出,在场的巨头心里都开始思量。

    几个真王下属,金丹顶峰多年,实力强悍,如果真有反心,真的是不得不防。

    还有其他人。

    本来他们的联盟,也不是铁板一块,现在的情况有些脱离掌握,各有心思,场面很静,但人心很乱。

    “张寒阳会出手影响这次的争斗吗?”

    镇海王沉默许久,开口说道:“你们势大,实力也超乎我们的想象,你们两个人在,我们只能接受这个结果,但如果你们给我们反抗的机会,如果我们要赢,你们在出手,还不如直接了结我们,何必多此一举,所以既然你们想定制规则,有些事情,我们就要提前问好,最主要的问题,可有活路?”

    他们算是明白了,自己可能是充当陪练的角色,心有不甘,但又无可奈何,他为刀俎我为鱼肉,这就是真实。

    于是他们关心的点,是安危的问题。

    “我不会出手。”

    张汉微微摇头:“我说了,谁赢,这座巨矿就是谁的,你们的争斗,在金丹境,我们实力境界超过金丹的不会干扰,你们赢了,我也不会秋后算账。”

    此言一出,镇海王等人松了口气。

    “封!”

    岳无为右手向前一挥,淡蓝能量光圈,将巨矿的所覆盖。

    “既然如此,我们便回去协商了。”

    北淮王突然漏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大手一挥:“退!”

    他身旁的四位巨头相互对视一眼,跟随离开,在远处,大批的人马陆续撤离,古矿十三域,北淮王占了七域,镇海王五域,南山王只有他的地盘,东谷王的地界都被横推了。

    现如今,实力是个大问题。

    他们先要回去谋划一番,将战线缩小,青州王死了,他们五个人,也拥有六位巨头的手下弟子,一共近百万人马,镇海王为首的势力联盟,拥有六十多万人马,南山王这边只有二十万,这些暗影族人,有很多地成境、天成境,也就是先天期修士,金丹境有一半多,金丹前期,在整个境界的占比,要达到九成以上。

    和昆仑仙界的状况差不多,暗影族的总体人数非常多,只不过王境的人少很多而已,昆仑仙界拥有四个广阔的地域,宗门林立,并非像古矿,只有十三方整体势力,除去黑白宫,也就十二方而已。

    小势力也有不少,都是依附于各个巨头,就连古矿中的各大城池,也是各大巨头的势力。

    而现在,王境显然要化作一个战场,既然那两位不出手,北淮王打算好好的谋划下。

    一开始北淮王并没有什么心情,很平静,知道自己稳赢,现在神经都有些紧张起来,这股子兴奋,好像回到了童年时参加各种大战的心态。

    “我们之前是联盟,虽然被封印了些,但联盟不破,胜利属于我们。”

    北淮王等人回到一处宗门大殿,五人在殿中商议起来。

    “我建议暂时缩小防线,毕竟青州王陨落了,他的一些手下,不会心甘情愿的跟我们做事,如果要选出来一个领头人,也是件麻烦。”有人说道。

    “没错,有一些实力相当的,选一个,另外那些也不会服,要不然......干脆杀了算了,吞并他们势力的手下也足够用。”一位身材发胖的巨头沉声说道。

    “虽然我等实力被封印少许,但想要扫平那些人,我一人足矣。”

    他们并没有因为丢失了些实力而变得不自信,相反,甚至有人自信的有些敏感,他们依旧认为自己在他们的势力中是最强的,谁敢造次便杀之,正好向其他的一些真王证明,我依旧很强,你胆敢有想法,死路一条。

    “能杀是能杀。”

    北淮王微微摇头:“可那么做的话,终究有些麻烦,杀了几个刺头,还有另外的刺头,不如叫那些真王来,问问他们有没有想要跟随我等的人,我们五人,每方都吸取些,分化青州王一脉的人,就算有些不愿的也无所谓。”

    “也好,先看看他们的态度。”身材发胖的巨头回应了声,摆手让人通知青州王一脉的十几个真王代表。

    门口的手下快速下去通知。

    片刻后,主殿来了十八个真王,他们的神色都很正常,但心里却有点怪异,也听说了,眼前的几位巨头,实力已经跌到了金丹巅峰,如此说来,和他们在同一水平线上。

    可是面对他们,压力为何还有点大呢?

    在来的路上,这些人各有心思,沉默的气氛甚至有些尴尬。

    “青州王陨落了。”

    北淮王说完这句话,沉默了两秒钟,甚至他自己都有点怪异,巨头陨落,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脑海中想起张寒阳出手时的姿态,有种无法抗衡的感觉。

    “他死在张寒阳手中。”

    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神级奶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