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疯狗加三最新章节。

    您的支持将是作者写作的最大动力!  不用怀疑了, 这就是真亲爹亲妈。加三:“……尸体我已经藏好。”

    加三索性把老头和他的交易约定,以及老头花园的变化等一起说了出来。

    当然, 其中关系到自身的部分,他并没有全说, 只说老头在他身上做了某种实验,是什么实验他也不知道。

    加爸加妈这次沉默的时间要长得多。

    半晌,还是加爸先开口:“虽然不知道实验内容是什么,但如果是好的实验,也不会让那个药剂师花那么大代价。你以后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变化就跟我们说。”

    加三心想跟你们说又有什么用?但这是父母对子女的关心, 他最终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加妈妈藏住眼中悲伤, 摸了摸儿子的脸, 勉强笑道:“除了你爸,还有谁知道你昨天一直到刚才都在药剂师那里?”

    加三回忆:“村里很多人看见我往村西头走, 应该有不少人能猜出来。”

    “那有人看到你从药剂师那里出来吗?”

    “除了杰罗姆以外, 没有。但我回来时,守村口关卡的人有看到。”

    “那如果有人问起你,你就说早上你就离开了药剂师的家,后来看天色还早, 就去山里捡了些柴禾, 还采了些草药。”

    加妈妈又对加爸说:“这村子不能待了, 还好你现在已经开始恢复, 等你能走路, 我们就离开。”

    加爸摸摸自己的腿:“要么今晚就走?哪怕他们一时找不到杰罗姆的尸体, 但肯定会问到小三这儿来,只要他们有所怀疑,加上他们之前对小三累积的仇恨,恐怕……”

    加妈妈咬牙:“要么让小三先躲起来,等别人问起来,我们就说他离家出走了。”

    加爸爸思索:“也是个办法,等会儿你和妈把家里的钱币都找出来,给小三准备好行李,趁着天色没黑,让小三吃过就走。”

    加妈妈又担心地抚摸儿子的肩膀:“可他还受着伤,路上如果没人照顾……”

    “你带小三先走,我和加双后面赶上。那帮天杀的畜牲!”加奶奶进来了,眼睛红红的,说话带着鼻音,也不知在外面听到多少。

    “奶奶,阿爸,阿妈。”加三不得不开口了,“阿爸现在的情况根本走不远,而我们一走就会落了口实,村里人肯定会追上来,他们都是猎人,我们一家老弱妇残可不是他们的对手。我告诉你们这事,是让你们有个心理准备,我们是要走,但不是现在。”

    虽然现在走是最好的时机,但加爸不能走,说什么都白搭。他和加妈妈是能先行离开,但同样还是那句话,他走了就会让村里人坐实对他的杀人怀疑,到时加奶奶和加爸势必会成为牺牲品。

    如果他打算牺牲家里人,又何必去找老头做交易?

    “可是……”

    “我有办法对付他们,你们别担心。”加三有个屁的方法,他只能见机行事,顺便再把老头拖出来做做挡箭牌,尽量拖延一些时间。

    “小三,你长大了。”加妈妈一脸欣慰地道。以前的儿子太软、太好欺负,有什么也不肯说,也是什么事都想自己扛,可不知为何总觉得现在的加三更可靠一些?

    加奶奶抹眼泪,“我可怜的孩子,奶奶和你爸妈没用,苦了你了。汤煮好了,你赶紧吃一点,然后好好睡一觉。”

    以前那么软的孩子,也不知在外面被欺负成什么样,竟然一夕间性格大变。说到底都是大人没用。加奶奶哀叹。

    听加奶奶说到睡觉,再加上事情都已经交代清楚,加三心里一放松,一股无法抵抗的极度疲倦就突然席卷而来。

    加三腿一软,差点软倒。

    加奶奶和加妈妈一起抓住他。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快过来,别在那儿傻站着了。”加爸爸扯开被窝,让儿子赶紧上来捂一捂。

    加妈妈又说要给儿子找衣服。加奶奶也忙不迭地出去端汤。

    加三按揉着额头想提醒加妈妈,家里的衣服数过来数过去就那么几件,他穿的已经都是加爸的衣服。加爸因为常年躺在床上,衣裤几乎用不着。

    可几年消耗下来,加爸的衣服也差不多都快消耗完了。

    加三怀疑加妈妈能否再翻出一件完整的衣服来。

    加妈妈果然没有能再找出一件完整的衣服,仅剩下的那套如今也已经套在加爸身上。但加三之前穿在身上那套肯定不能留了,血迹洗不干净,只能烧掉。

    加妈妈出去处理那套衣裤。

    加爸立刻就要把衣服脱给儿子穿。

    “不用衣服了,我上床窝着。”加三那股劲儿过去,身体不但极度疲累,还浑身发寒,他也怕生病,当下就爬上床,和他爸挤一个被窝。

    往常,他也是跟他爸一起睡,晚上也好照顾他爸起夜,但加爸叫醒儿子的时候极少。

    加爸特别幸福地抓起干瘪瘪的被子往儿子身上盖,还亲昵地揉了揉他乱糟糟的短毛。以前都是儿子照顾他,他想做什么都不行,如今他终于能触摸到儿子,也终于能像一个真正的父亲一样照顾他!

    加三靠在他爸身上,感受着他爸的体温和那股浓浓的父子温情,眯上眼,打了个哈欠。

    加奶奶出去又进来,一手端汤碗,一手拎着一件褂子,“小三没衣服了?那先穿奶奶的,奶奶还有一件多的。”

    加三已经无力反抗,小三就小三吧,你们爱怎么叫就怎么叫。

    “小三,别睡,等吃过再睡,小心生病。”加奶奶放下碗,晃晃他,非要给他把衣服套上。

    加三一点都不想穿加奶奶的衣服,身子一矮,钻进被窝里。

    “妈,小三不想穿就不穿。等会儿你和唐娜把我的上衣改改,他个头小,给他改件褂子加短裤总能改出来。”加爸张开手腕护住儿子。

    加奶奶用力在加爸手腕上拍了一下,含泪笑骂:“这死孩子!不就是不想穿老太婆的衣服吗。”

    加奶奶似乎还想问什么。

    加爸爸对她使了个眼色。

    加奶奶看到钻进被窝里双眼朦胧浑身透出疲乏的孙子,心一痛。

    加三在被窝里眯了不知多长时间,他觉得自己只睡了一小会儿,可醒来时,外面却是清晨的景象。

    家里大人轮流过来叫他,似乎怕他就这么睡过去再也醒不过来。

    加奶奶和加妈妈直接把早饭端进了里屋。她和加妈妈都说自己已经吃过了,但天知道她们到底吃没吃过。

    加爸爸靠坐在床头,不住抬起手臂和腿,活动手脚,想要快点能够正常行动。满身汗水的他,看着面前的一家三口,只觉得胸口处满满的,全是力量。

    加三也确实饿得厉害,虽然还想睡,但仍旧挣扎着起来。

    眼皮子有点粘,眼角像是被眼屎糊住了,睁开都有点困难。

    “昨天没人来找我?”人还没完全清醒,加三就问道。

    “没有。”加妈妈下意识压低声音,“村里来了大人物,我想打探,又怕引起注意,但至今为止还没有人来找你。”

    “看来,他们是在怀疑杰罗姆的失踪很可能和药剂师有关。也是,一个瘦弱的小孩子怎么可能杀死一个强壮的猎人?”加三懒懒道,抬手想要揉眼睛。

    “小三眼角粘的是什么?血吗?”加奶奶忽然紧张地问。

    加爸爸立刻伸手掰过儿子的脸看。加妈妈也凑过来。

    加三抬手揉。

    “别揉!”加爸爸立刻阻止他,伸手指,轻颤着,轻轻把儿子眼角溢出的粉红色颗粒拨到加妈妈伸出的手心里。

    一家人借着不大的窗子透进来的晨光,一起看向那粉红颗粒。

    颗粒不大,圆圆的,大约只有米粒的一半大小。

    从老头的口气来看,无论是找自然神教的大祭司也好,还是想要得到生命咏叹的同等同类药剂,显然都不是件容易事。

    而且这两者,他都是第一次听说,连找都不知道到哪里找。原加三的记忆就更不用说了,那小家伙只知道家门口那几件事,其灵魂更在他帮其报仇后,就化作光点躲进了这具身体某个地方。

    没错,那小家伙的灵魂没消失,而是仍旧藏在这具身体里,不过原加三已经彻底放弃了这具身体的控制权。

    加三对自己现在的状态也搞不太清楚,可在他没弄明白之前,也只能暂时这样。

    用自己的身体当一个怪老头的实验体,以此来换取治愈自己父亲的机会。这么纯良纯孝的行为当然不可能是现在的他的选择——那又不是他亲爹,而是原来那个加三。

    加三原本并不想来履行这个交易,可是他穿过来时出了一点问题。

    咳,当时光顾着报复了,没怎么注意这具新身体,结果本来就伤重至死的身体,才被他这个新灵魂带来的能量刺激出了一点活意,又被他折腾得接近垂危。

    在他再一次要去见阎罗王的时候,这老头突然出现,问他想活还是想死。

    加三想了好一会儿,到底不甘心刚得到的一条命又给他玩没了,便回答说想活。

    老头就给他灌了瓶药剂,他的伤势当时就好得差不多。

    可老头随后告诉他,说他的身体内部损伤严重,他不能使用过于激发他潜力的药剂来治疗他的伤势。换言之,他的伤势只是表面好了,内里仍旧一塌糊涂,随时都会死亡。

    老头在他暴躁得想杀人时,又告诉他,说完全不刺激身体,又能让身体彻底复元的药剂,他只有一瓶。

    想要得到这瓶药剂,老头就一个条件,那就是做他的实验体。

    如果实验中加三死了,老头答应会把药剂给加三父亲。

    “这是一个对你来说很划算的交易。实验中,我使用的一些材料会对你的身体起到补充和修复作用,如果你能撑过实验,你也用不上这瓶药剂,那么这瓶药剂你就可以节省出来给你父亲用。可如果你不接受实验,你的身体会快速溃败,就算你不再跟人干架,好好养着,也顶多只能再活三个月,除非你能在此期间找到比我更好的药剂师,或者找到自然神教的教士。但是我赌你找不到,找到你也付不出让别人治疗你的代价。”

    老头不给他消化的机会,总结道:“接受我的实验,你可以活,你父亲也可以健康地活下去。最起码,你们中间可以活一个人,且是非常健康的那种。不接受我的实验,你会死,你父亲也会一直瘫痪下去。”

    老头手掌一翻,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加三嘿嘿一笑,晃了晃手中粗树枝,“老头,我可以上你的实验台,当你的实验品,但我怎么知道你是否会履行诺言?别说你人品多好的话,如果你人品真的好,就不会躲到这么一个偏僻乡下的小村落搞人体实验,还无耻地去拐骗一个可怜的小孩子。”

    老头脸皮抽了抽,“你希望我搞一个仪式证明你是深渊恶魔或者侵占了他人身体的亡灵吗?”

    加三不吃这一套,“威胁对我没用,想说服我,用利益说话。”

    “你想怎样?”老头拉着脸道。

    加三:“你先把药给我,我确认我父亲真复元了,可以站起来行走,并且没有后顾之忧,我就回来。”

    老头也不相信他,眼前的加三可不是之前那个好骗的小可怜,“你如果跑了怎么办?我连你是什么都还没弄明白。”

    “你的话让我越发怀疑你会在实验中多做些什么。”加三严肃道。

    老头回以一个不像笑容的笑容,“这样,我们各退一步,我把你父亲带来,当着你的面让他服下药剂,让你亲眼看到他站起来,而你则履行交易内容。”

    加三把粗树枝往地上一戳,“定个契约,要有魔力约束作用的那种。”

    加三并不知道老头底细,但听老头提到自然神教,说他们的教士和祭司可以给人治病疗伤,加上这个地下室里的东西,便猜测这个世界是否有传说中的魔法存在。

    既然有魔法,那么肯定有能监督双方交易的魔力契约书,或者对某个伟大存在发个誓什么的?

    老头似乎不太愿意,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我虽然不想浪费一份契约卷轴,但你小子太贼滑,立个契约也好。”

    老头很快拿出一份卷轴,打开,当场写下内容。又读了一遍给加三听。

    加三不认得上面的字,这让他心里有点打鼓。

    “内容我来写,用我知道的文字可以吗?”加三异想天开道。

    老头脸皮再次抽搐,“这是魔法文字,从古传到今天,所有种族通用。除了魔法文字,其他文字,哪怕是龙语、精灵语写在上面也没用处。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弄份卷轴试试,但卷轴钱你自己出。”

    “一份契约卷轴多少钱?”加三面色不变地问。

    老头吸气:“我终于明白这个村子里为什么有三分之一的人都在诅咒你,你现在确实是一个十分不讨喜的孩子。我怀念原来的小加三了,那孩子胆子虽然小了点,但比你可爱多了。”

    “原来的可爱小加三已经被你们活生生虐死了。谢谢夸奖。”加三舔了舔嘴唇。

    老头:“……五百金币,不赊账。”

    “五百金币?就这破纸?”加三脸瞬时拉得比老头还长,“抢钱呢!”

    老头再好的修养也兜不住了,把契约卷轴往石台上用力一拍:“过来!滴上你我的鲜血,这份契约就会成立。你再推三阻四,我也不是找不到其他实验体!”

    加三耸耸肩,“别这么激动嘛。我又不认识魔法文,就算你写的内容和念的内容不一样,我也不知道。难道魔法师制作契约卷轴时就没有想到这一点?”

    老头脸色阴森,声音更加阴森:“当然想到。契约卷轴的内容,必须和立契约人读出的契约内容一致才会生效。否则,就毫无用处。”

    加三又仔细想了想,没有再想出其他漏洞。算了,他本来就不是善于动脑子的人,就算有漏洞,他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来。

    加三走到了石台边,和老头各滴了一滴鲜血在卷轴指定位置上。

    卷轴亮起一阵白光。

    “好了,契约已经成立。”老头收起卷轴放到一边。

    加三仔细感觉了一下,完全没有灵魂被触动啦、身体中某处有特殊感觉啦,等等异常现象发生。

    但契约卷轴冒起白光他也看到了,加三想:也许真实的魔法契约卷轴立下契约时就是这样?

    “把你手中的棍子和石头扔了。”老头没好气地说。

    “你先把我父亲治疗好。”加三慢吞吞道。

    老头深吸气,“等着!”

    随后老头手指一划,转身上楼去了。

    加三看老头离开,等了大约一分钟,立刻想要探索这间地下室。

    可是……

    他跨前一步,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挡住。

    回到原位,再退后一步,仍旧被看不见的东西挡住。

    前后左右,各个方向都试了一遍,加三确定了,他被老头画地为牢了。

    大约五分钟不到,老头就回来了,手里还提着加三全身瘫痪的父亲。

    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疯狗加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