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凌行江湖最新章节。

    将团子托到一块木板上,沈清眠紧紧地拥着凌澈,往岸边靠近。.kingho.

    此时的凌澈已完全没了力气,只能软软的靠在他怀中。

    微风拂过,带起了海浪,咸涩的海水拍打在脸上,其感觉不言而喻。

    两人艰难地向海岸靠近着,一个又一个浪头打来,每扑打过来一次,都在消耗着他们的体力。

    “冷…好冷……”

    听到怀中人的低声呢喃,沈清眠忙将他又搂的更紧了些,看着凌澈苍白的面庞,沈清眠所能做的唯有紧紧搂着他,用所剩无几的灵力温暖他。

    茫茫大海上,方才还算浅淡的白雾此刻越发浓重,根本看不到海岸在何处。

    凌澈试图调动灵力,可此时的他虚弱至极,胸口还时不时的闪烁着红光,根本无法聚集灵力。

    他一手抓着沈清眠,一手紧紧攀着木板,团子脚下不稳的在木板上晃来晃去,不小心一爪子抓到了凌澈的手臂上,抓出了一道血痕。

    凌澈只觉手臂一痛,下意识的抬眸望去。

    手臂上的鲜血缓缓浮向了空中,在空中化作了一道道红色丝线,包裹在团子周身,团子似乎有些惊慌,扑腾着爪子想要抓破那些丝线,可那些丝线像是有意识般的紧紧缠绕着它,缓缓流入它的体内。

    凌澈正懵逼着,却听到了身旁传来的声音

    “这是…在认主。”

    看了看沈清眠,凌澈“咳咳,认主?认主不是只要一滴血就可以了吗?它怎么…怎么吸了我这么多血,我都快被抽干了。”

    沈清眠望着他,瞧见他惨白到没了血色的脸颊,帮他擦了擦额上渗出的汗,道“忍一忍,认主时间不会太长,马上就好了。”

    凌澈眼前有些发黑,隐忍的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认主总算结束,凌澈浑身无力,瘫软在他怀中。

    已认主的圣兽,其灵力与主人相结合,比之之前的修为更上一层楼,但,也因此,它将与主人生死与共,祸福相依。

    在冰冷刺骨的海水中浸泡了这么长时间,沈清眠精致的面庞上结了一层冰霜,体内的灵力正源源不断的往凌澈身体中输送,强撑了一会儿,终是没能撑住,手臂脱力沉进了海里。

    木板上一道白光闪过,团子突然变大了些,用嘴叼起落水的两人,丢到了背上,竟在海面上如履平地的奔跑了起来。

    ……

    魔宗。

    玄冰洞中,一个红衣女子被封在了中央的冰棺之中,细细望去,只见这女子眉目如画,清美绝伦,一身红衣衬得她肤若白雪,容貌倾城。

    她的神情安详平和,除了苍白毫无血色的唇瓣,根本无法看出这是一个已经逝去多年的人,倒更像是一个睡着了的绝色美人。

    身着黑红蟒袍的男人罕见的露出了柔软的神色,隔着冰棺轻抚爱妻的面庞,低声轻语,生怕惊扰到了熟睡之人。

    “阑儿,你当年种的那片向日葵,早已开了,每年结下的葵花籽我都会抛在后山,当年许诺要给你的那片花海,我做到了。”

    说到这儿,他垂下眸子,依恋的贴在冰棺上轻轻蹭了蹭,像从前一样,只是,再也没有人会一脸嫌弃的帮他整理头发和衣襟了。

    堂堂魔宗,只有在这里才会像一只受伤的小兽一般求安慰。

    “我答应你的我都做到了,花海,儿子,我都养得好好的,就连南宫枫,我也听了你的,没再伤过他,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当初答应我的却做不到了呢?”

    “你说过你想要带着儿子去蓬莱,去那片曾有过蓬莱的大海上看看,还要在那里住下,种上好多好多向日葵。”

    “这些…可都是你说的啊……”

    眼角的泪缓缓落下,滴落在冰棺上。

    他从来就没想过要什么千秋霸业一统江湖,自始至终他的所求所为不过就只是一个人罢了。

    阑儿,我已经寻到了神农鼎,再等等,只要再等上一些时日我就能让你活过来了。

    我答应你,等你活过来之后,无论你真正爱的是谁,我…我都绝不会再阻拦你,哪怕……只能一直在身后默默看着你,看着你和别人相依相偎,我也心甘情愿。

    只要你好好的。

    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凌行江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