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毕业了【1 / 3】

萧全等脸色通红周奎,怀疑装醉。

勋贵怎吗?表气气,实际。背土包,暴户。儿,长安街摆摊算命呢!”

凭什身比酒囊饭袋,爹,球!”

握住次难功!证明优秀,周奎业!呕~”

狂吐周奎,萧全等相觑。

真喝

丈爷,消消气。银,您气恼,方长嘛。指谁呢,您?”

丈爷怒,别跟目关短浅般见识。”

往身?”

言安慰

先谢谢几位底什候谈?呕~”

丈爷,状态佳,今晚早点休息,明再谈?”

必!呢!”

萧全身旁相视眼,

丈爷,既您愿屈尊,咱话敞丈爷愿扬州盐商方,丈爷铺!”

“嗯?”

周奎木木萧全,儿?

求呢?”

“倒谈求,商言商。丈爷够答应哪,丈爷盐专卖涨价或降价,商议姓爷办法帮台湾辽宁两省食盐市场。若两处建立盐场。”

共享弯弯绕绕,清楚很。

盐场压低收价、盐,重利收债。

百姓克扣斤两、囤积居奇、任涨价、假充真、次充

半载明白

周奎沉默条件,错啊。拓台湾辽宁市场,真?算,反正

吧,儿脑点乱,记住,待考虑考虑,等明清醒再给答复何?”

萧全语,刚刚谈,谈,害臭味。结果谈使,真使。

丈爷送回。”

周奎醉醺醺马车,回萧全安排府邸,叫周号。

“周旗,今晚与陛汇报吧。请陛决断。”

周号略周奎点点头。此刻周奎目光清澈,哪半分醉。周奎周号眼惊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06 18: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