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巧了【1 / 2】

热门推荐:

宴饮群臣,新罗王金德曼堂皇帝身边,神态亲昵,避嫌猜。

李碧听闻,很恼火,庭广众,怎此胡

,李碧恼火丈夫沾花惹草,毕竟,丈夫果解释很明白。

像楚糟烂,李破讳莫套,插科打诨间清楚。

李碧“通达理”

名声相互妥协产物,肯定鸡飞狗跳,鸡毛。

隋文献皇谓绝身震慑群臣,影响力远及外朝,甚至文皇帝尊重。

李碧文献皇,李破文皇帝,两相处至今,深义重,各守分寸,曾真闹什气。

李破影响,李碧分外聪明,非常明白相互容让性,即便候忍住,丈夫拳脚,互殴场,结束。

…………

,李碧觉丈夫

换句话场合,李碧容忍任何丈夫旁边,等李破醉醺醺清宁宫,李碧次拒绝丈夫眠。

任李破再耍什,李碧问,连

李碧知丈夫张嘴肯定湖弄住让丈夫知,并认识错误,认真反省,顶住。

李破辙,寻其宫妃,浇油吗?老实甘露殿居住,每早晨清宁宫打卡。

关系,态度必须诚恳,确实觉点理亏,,被声声头。

影响,太,让群臣外邦“笑话”,失德

谏议夫孙伏加先奏规谏,督查寺卿王珪亦太极殿转圈。

给李破感觉,皇帝进入视野,若纳谏话,估计聊。

清宁宫,闭门羹。

李破非常郁闷,两结亲十几二十遭碰

老妻啊,未免感慨,任千般法,见施。

,宫,平影,真牛……

宫瞎转悠,今晚城楼观灯,李破更脑门官司。

皇帝岂坐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08 17:2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