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网 > 灵异小说 > 阴债
    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阴债最新章节。

    我就是在大晚上上茅厕的时候听到的。

    “你怎么还没去侍奉老太爷?”一个女人的声音。

    “不急,老太爷现在中风,没有感觉,晚一点吃饭也不会有事的……”另一个女人大大咧咧的说道。

    “中风?你还真信哪,要是中风,怎么连个医生也不请,虽然咱们赵家是道教世家,略懂医术,那也不会治中风哪……”第一个女人说道。

    “依你说,真的是中邪了吗?”那大大咧咧的女人这时候变得谨慎起来,小心翼翼问道。

    接下来没有声音了,想必是散开了,耳边传来脚步声,原来是有人来了。

    “千儿,你这段时间在外面可学的了什么呢?”一个浑厚的男声。

    “父亲,我这次去外面,见识增长了不少,认识了几个同道的朋友。”

    我一听,这是赵三千的声音,他和他爸。我原以为他爸会训他,管的很严呢,没想到一下子变成慈父孝儿了。

    “你这臭小子,下次再一句话不说就跑,老子比这次打得还要重。”

    “知错了,父亲,你今天下午打得可真重,一点儿也不留情面哪……”赵三千默默抱怨,“对了,父亲,这次回家听说是爷爷出了大事?”

    我并非有意窥探,只是刚好听到我好奇的东西了,而且这样子出去,场面恐怕更加尴尬。

    “是,你父亲,恐怕是被缠上身了……”赵三千的父亲叹了一口气,露出担忧。

    “怎么会这样的?”赵三千很诧异。

    “出门去花鸟公园转了一转,回来就这样了……”

    “我原听人说是中风,现在却是被鬼缠上了,情况不秒啊……”赵三千一脸问号。

    我听到他们谈到赵家爷爷了,正准备走,就在这时,我脚不小心踩到了坑里的树枝,“咔嚓”一声,我被绊倒了。

    “谁?!”赵三千父亲厉声问,顺手扔了一颗石子。

    我只能站出来了。

    赵三千看到是我,一时瞠目结舌。

    “周铭,你怎么在这?”

    我尴尬地笑笑,摊摊手,“我刚刚在上厕所,你们就来了,现在想走来着……”不知道他父亲会不会信我。

    果然没信,“知道我们来了,怎么不说一声?就是想偷听!千儿你这交的什么朋友,不务正业!”

    火大的我……冷静地在脸上挤出了微笑,“叔叔,您误会了,我是真的不好意思打扰你,毕竟上厕所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嘛,您说是吧?”

    赵三千在一边去不厚道地笑了……大哥你倒是说话呀

    “父亲,这位是周铭,南方著名的同行,朋友关系,不要见怪了。”他向我眨了眨眼一笑。

    著名,倒是让我感到自惭形秽。

    “周铭,这是我父亲。”赵三千介绍说。

    赵三千他父亲似乎并不买账,相信他自己的判断,不过碍于赵三千和我的关系,“下次不要偷听,回去吧。”

    我庆幸终于可以走了,突然被赵三千叫住。

    “父亲,不是说要去看爷爷吗?叫上周铭吧,他平时经验丰富的很呢!”赵三千就是想让我一起看下水,没事给我找事。

    进入这一行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我还是很反感大晚上的去看看中邪或者抓鬼什么的。

    “行,看看这小子的道行。”赵三千的父亲答应了,我却在心里叫苦不迭。

    一会儿,我和赵三千还有他父亲来到赵家的一间房,坐北朝南。

    屋子里的摆设颇有古代读书人的气质,只是和平时不同,多了一些穿着道士服的人,还有仆人进进出出。

    床上躺着一个满头白须的老人,两只眼睛极为奇怪,一睁一闭,睁开的眼睛里眼白占了大部分,而且显得浑浊。

    但是赵家爷爷的气色却不错,赵三千的父亲说:“我把赵家的振家之宝用来维持老太爷的气色了。”脸上很有自豪之色。

    “振家之宝?”突然产生一种感觉,这些名家大族,都有一些异于普通家庭的宝物。

    “不错,一颗夜明珠,就放在肚子上,可稀释毒素,镇压邪气。”

    “老太爷这是中邪了吗?”听我的功力,只能看出这是中邪,但是却分辨不出来是被鬼还是被魄缠住了。

    “据我初步推测,看爷爷的症状,是被一只百年女魄缠住了……”赵三千这时候到没有嘻哈了,认真研究起来。

    房间里的其他道士都在念念叨叨,一些清心去魂的法咒。

    回到我的房间,已经是大半夜了,隔壁的欣欣和小蝶已经睡了,我也早早睡了。

    半夜却被吵醒了。

    赵家一阵脚步声,只听到外面的人喊,听声音像是朝老太爷的房间方向的。

    “大晚上的谁敢闯咱们赵家?急急忙忙地,衣服都没穿好……”一个男人抱怨说,听声音是今天在大厅见到的赵家管家。

    “听说是有人想见老太爷,这大晚上的大爷怎么可能同意,一口回绝了。两边打了起来……”另一个人的声音。

    我实在睡不着,于是起来了,按着记忆走到刚刚老太爷的房间。

    “你这次回来为什么不告诉我?!”赵三千的父亲在质问。

    “大哥,我回来看看父亲,但是我担心尔千还在记恨我,就想偷偷进来看看。”

    “尔千早早就睡了,他也不记恨你了,你既然想见,告诉我就好。”赵三千的父亲听到后,态度温和了很多。

    “好,知道了,谢谢大哥。”那人的平和中还带着一点点低声下气和歉意。

    第二天,我才看到昨天晚上那人,年龄和赵三千父亲不相上下。

    赵三千一看到他二叔,却马上发怒了。

    “你回来干什么?还想拿走我的命吗!”赵三千态度极为不客气,这是我平时极少见到的。

    “我……”他吞吞吐吐,只能看向赵三千的父亲。

    “三千,过去的就过去吧。你二叔回来看你爷爷。”他试图劝赵三千,但是却有些忌惮赵三千,那人怒气太大了。福利""

    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阴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