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哑小姐,请借一生说话最新章节。

    对于向书礼的长相,顾安尘是好奇的。

    他试着想象了一下,但结果是令人无奈的。

    因为,他的思维很混乱。

    依照他对画家的认知,下意识的就觉得,每一个搞艺术的人,可能都是不修边幅,邋里邋遢,却才华横溢无人能及。

    所以最初顾安尘对向书礼的设想,觉得他可能留着胡子,皮肤略黑,举止随意洒脱。

    可是昨晚和姑妈通过电话之后,他就果断否定了这个想法。

    将生活过的那样诗情画意的一个人,不应该是这副形象。

    但不是他原本想的那样,那该是怎样的呢?

    这个疑问,直到顾安尘和向南依到了机场之后,才终于有了答案。

    而这个答案,无疑让他感到十分意外。

    人潮涌动的接机口,大多数人都行色匆匆,一时间,倒是很难辨认究竟哪位是他的岳父大人。

    一直到……

    “小依。”温和醇厚的男音响起,让向南依和顾安尘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去。

    面前的男人大概四十多岁,高领毛衣搭配法兰绒西装,微卷的发带着一些浅淡的棕黄色,眼神忧郁而又迷人。

    干净、整洁、优雅。

    更重要的是,那张脸实在是和向南依太过相像。

    就连眼神,在某一个瞬间也出奇的相似。

    视线落到顾安尘身上的时候,向书礼的眸中明显闪过了一丝惊讶,却很快被他掩饰好,只是朝着他颔首致意。

    “伯父,您好,我是顾安尘。”

    “你好。”

    向书礼轻轻一笑,吐字清晰,语气温和。

    “爸爸,您怎么是从那边过来的呀?”向南依下意识的往他身后扫了一眼,眸光微疑。

    “告诉你的航班信息是假的,我其实提前到了。”向书礼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眼神温柔宠溺,“把花拿好。”

    说着,他把手里捧着的一束向阳花递给了向南依。

    她伸手接过,抬眸望着他笑,“谢谢爸爸。”

    大概是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向书礼明显一愣,然后眸光豁然一亮。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隐约感觉到,小依似乎比以前开朗了……

    “伯父,行李给我吧!”从向书礼的手中接过行李,顾安尘表现的十分礼貌。

    “好,谢谢你。”

    和顾安尘道谢之后,向书礼就又将目光落回到了向南依的身上,像是生怕一眨眼睛,这个女儿就会消失似的。

    试探着微曲手臂,他有些期待的看向了向南依。

    察觉到他时不时落到自己身上的视线,她微怔了下,然后忍俊不禁的低下头,却亲昵的伸手挽住了他的手臂。

    以前她怎么就没有发现,爸爸这么可爱呢!

    甚至……

    和顾先生似的。

    *

    上车之后,向南依和向书礼一起坐到了车后座,父女俩虽然没有聊个不停,但偶尔说起什么,还是能让人感觉到他们之间深厚的感情。

    这和顾安尘一开始设想的,区别很大。

    不过,他倒是深切的认识到了一点,那就是,小一的确没有骗他,她爸爸的确是非常喜欢她。

    仅仅是一个眼神,顾安尘就可以确定,估计就算小一想要天上的月亮,她爸爸也会毫不犹豫的上天给她弄来。

    “爸爸,你先休息一下,然后咱们再出去吃饭吧!”

    “我不累,先把行李送去酒店就行了。”一见到女儿,根本就不会感觉到累。

    “您订了酒店?”

    “嗯,昨天订机票的时候就一起把酒店订好了。”

    听到向书礼的话,顾安尘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收紧,薄唇微抿,他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就算他邀请对方回家的话,估计他也不会同意。

    毕竟对于现在的向书礼而言,顾安尘的身份最多只算是向南依的朋友。

    虽然,他有可能已经猜到了他们的关系,但小一没开口之前,他说的每句话都要将分寸拿捏的恰到好处才行。

    正是因此,顾安尘依言把向书礼送去了酒店。

    想了想,他甚至在将人送达目的地之后,自己先离开了,只留下向南依陪着向书礼。

    他们父女也刚刚见面,估计会有很多话要说,他夹在中间不大方便。

    而且,只有他走了,小一才好把他们的关系告诉她爸爸。

    等到晚一点他再来接他们去吃饭,到时候,就是真的以女婿的身份“出场”了。

    和顾安尘想的一样,他一离开,向书礼就有些心急的拉着向南依打听他的情况。

    但是他又担心怕她以为自己过分关注她的私生活,所以语气十分犹豫,“小依啊……刚刚送咱们来酒店的人……”

    才听他说了个开头儿,向南依就猜到了他要问什么。

    粉唇轻扬,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响起,“爸爸,他就是我之前在电话里和你说起,想让你见一下的人。”

    “那你们……”

    “我们在交往。”轻咬了下嘴唇,她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我已经……见过他的家人了……”

    对于自家女儿已经被人“拐走”这个事实,向书礼其实早在接到那通电话的时候就已经隐约猜到了一些,可当时到底只是猜测而已。

    倒是现在,终于证实了他心里的猜想。

    要问向书礼这一刻的心情,他是很难形容的,因为很复杂。

    失落吗?

    肯定是有的。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亏欠女儿很多。

    在她最需要父亲陪伴和爱护的年纪离开了她,那段缺失的光阴,是此后他再怎么弥补都无法追回的。

    所以他总盼着这一天,他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再也没有人能够让他们父女分开,他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她,不让任何人欺负她。

    只是,上天没给他这样的机会。

    他才将一切准备好,她“护花使者”的这个职位,就已经有人接替了。

    当然了,他作为父亲,得知女儿谈恋爱,肯定不仅仅是失落而已。

    其实更多的,是担心和欣慰。

    怕她“遇人不淑”,又期待这会是她的真爱。

    内心的思绪转了又转,最终向书礼却只是问了一句,“小依和他在一起,是不是很开心?”

    虽然他心里有一大堆的问题想问,但是仔细想想,没有什么比他女儿开心更重要,而只要她开心,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至于那位顾先生究竟是怎样,他可以私下里慢慢和对方接触了解。

    对方究竟适不适合小依,他无法贸然干涉,但必须在心里有个谱儿才行。

    见向书礼明显一脸紧张期待的神色,向南依恍惚间,忽然想起了昨晚顾安尘的模样,心里不禁觉得好笑。

    这两人简直就是在“互相折磨”……

    可实际上,她觉得他们都想太多了。

    “爸爸,他已经向我求婚了。”向南依一脸呆萌的把自己的左手伸到了他面前,“而且我也已经答应嫁给他了。”

    “……”

    愣愣的看着她无名指上的戒指好一会儿,向书礼都沉默着没有反应。

    就像是,受到了“重大打击”,人已经灵魂出窍了的样子。

    眨了眨眼,向南依的眼神有些纠结。

    她是不是应该听顾先生的话,不要这么一次性的把所有事情都砸向他……

    “爸爸?”

    深吸了口气,向书礼尽量控制着自己的神色,喝了一口水之后,他才终于开口,“……小依啊,爸爸想先静静。”

    “您没事吧?”

    “没事,你先等一下,爸爸去换身衣服。”

    话音落下,向书礼就起身离开了。

    眼睁睁的看着他走进了厨房,向南依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她原本想说,他没拿行李进房间,要换什么,谁知道他居然连房间都走错了。

    唉……

    早知道会对他打击这么大,她就应该听顾先生的话。

    想到了什么,向南依拿出手机给顾安尘发了一条信息,言辞恳切,意味深长。

    【对不起,我好像做错事了,你自求多福吧……】

    然后,另一边收到短信的顾先生握着电话的手猛地一颤。

    自求多福……

    真是令人浮想联翩的一个词。

    *

    向南依原本以为,向书礼再见到顾安尘的时候会表现的有些不自然,结果那个场面倒是意外的很和谐。

    虽然她一直觉得自家爸爸是个很温柔的话,刁难女婿那种事情他肯定不会做,但是刚刚看他得知他们已经订婚的反应,她忽然就有点不确定了。

    该怎么说呢……

    因为从小长到大,尽管向南依和向书礼在一起生活的时间有限,但她从未见过他有任何失态的行为,今天的那个表现,有些令她意外。

    三个人去餐厅的时候,从落座到点餐,顾安尘都表现的可圈可点。

    而且,他来的时候特意给向书礼带了一份礼物。

    一套文房四宝。

    比起向南依超人般的什么都亲力亲为,顾大少爷就只能借助某些别的渠道获得。

    即便不是他亲手“制作”的,但是钱却是他亲手花的。

    要是不懂行的人,或许不知道这套文房四宝的价值,但是向书礼只扫了一眼心里就有了一个大概。

    这一套下来,能在市中心买套房了吧!

    轻笑着点了点头,向书礼并没有表现的异常热情,不过也没有给顾安尘冷脸。

    两人时不时的交谈几句,相处的很是和谐。

    倒是对于顾安尘和向南依谈恋爱的事情,向书礼只字未提,似乎并不准备干涉。

    忽然想起了什么,向南依眸光微亮的望向他,“爸爸,您知道顾安尘的姑妈是谁吗?”

    “是谁?”

    “姑妈叫顾青梧,她说认识您。”

    “居然会这么巧……”向书礼微微勾唇,短暂的惊讶后,他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回忆之色,“原来顾女士和你是亲属关系。”

    “是的。”

    顾安尘点头应声,神色极为平静。

    目光对视上向书礼视线的那一刻,顾安尘心里很清楚,姑妈应该已经告诉他了。

    之所以会表现出惊讶的样子,不过就是顺应小一的话而已。

    果然……

    他们都有共同的目的,就是想让小一过的好。

    但是目标太过一致,也比较容易彼此仇视啊!

    幽幽的在心里叹了口气,顾大少爷觉得这比他面对任何一场谈判都要紧张。

    “小依,爸爸的手机落在楼上房间了,你去帮我取来。”向书礼忽然开口,把房卡递给了她。

    “好。”

    心里很清楚他是故意要支走自己,于是向南依也不多逗留,接过房卡之后就直接离开了,临走前还给了顾安尘一个“加油”的眼神。

    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直到向南依走出了餐厅,向书礼才终于收回了视线。

    “对一位父亲来讲,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比稚龄的女儿更完美的了,惟一的缺点就是会长大。”若有所思的望着面前的茶杯,向书礼的声音淡淡的响起,“而当她长大以后,就会注定属于另外一个人,除非用急冻水把她久藏,但那个人会吻醒她。”

    一听这话,顾安尘眸光微闪,垂眸没有应声。

    “安尘,我可以这样叫你吧?”

    “当然。”

    “以后你和小依的孩子,希望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不知道为什么,向书礼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有些猜不透对方的心思,顾安尘沉默了一下,然后才神色郑重的望着他答道,“男孩子。”

    之前他和小一说起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是这个答案。

    就算是到了现在,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向书礼轻笑了下,目光中充满了追忆之色,“小依妈妈怀她的时候,我们没有刻意去检查她的性别,不过当时我就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是个女孩子。”

    他悉心把她抚养长大,允许她犯一些小错误,他会耐心的教育她,引导她走向正确的人生道路。

    是他和她母亲的爱,带她来到了这个世上,他并不希望她要有多优秀,只要她开心、幸福,他就会感到满足。

    但事与愿违的是,不管是现实亦或是冤枉,都让他失望了。

    从前他以为,寂寞纯黑如夜,甜蜜如糖,纯如酒。

    可现在他却受不了这样的寂寞,因为它不再是过去那个样子,既不黑、也不甜,而是惨烈如白昼。

    人在年轻的时候,觉得到处都是人,别人的事就是自己的事,到了中年以后,才觉得世界上除了家人已经一无所有了。

    而对现在的他来讲,小依就是他的所有。

    父女一场,这样深深的缘份,无论悲喜,没有替补,也无可複製。

    世界上,没有另一个男人会像父亲。

    即便他总能看到有人说,缺乏父爱的女孩,一生都在寻找一个像父亲的男人,填补她生命中的残缺;而拥有父爱的女孩,想找的是一个像她父亲那样毫无保留的爱她和宠她的男人。

    只是无论想要的是哪一种,她们最终都会失望。

    “安尘,作为父亲,我不够称职,甚至可以说,我很失职。”向书礼望着顾安尘,忧郁的眼中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色,“所以我一直希望,小依能够遇到一个真正爱她的人,即便他会从我身边夺走她,但我依然要选择感谢。”

    比起失落和神伤,他更多的是庆幸,多一个人爱他的女儿,这比什么都令他感到开心。

    “爱她,我是认真的。”顾安尘回望着他,神色严肃认真。

    “我看的出来。”向书礼点头,“感情这种事,最是装不得假,特别是一些细枝末节,最容易被洞察出最真实的内心。”

    刚刚他和小依出现在餐厅的时候,这孩子原本清冷的眸光一瞬间亮起,他看的一清二楚。

    后来小依离开,自己望着她背影的时候,顾安尘也是一样。

    那种充满爱意的眼神,骗不了人。

    因为,他也曾在那样的一双眼中,住了很多年。

    只不过后来……

    发生了太多的变故。

    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哑小姐,请借一生说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