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谋明天下最新章节。

    乌黑的炮口已经对准了前方,特谢拉和亨利等人,还在来回不停的穿梭,告诫每一个炮手要瞄准目标,要精确计算,要给予后金鞑子致命的轰炸。

    作战命令下达的很急促,昨日所有军士还在歇息和调整,一大早命令下达,所有军士都要做好准备,与后金鞑子面对面的厮杀,从寅时开始,一切战前的准备工作就全面铺开,炮兵营就位,骑兵营将士离开宿营地,离开丘陵,进入到开阔的地带,卢象升率领的一万五千军士,同样也离开了宿营地,进入到开阔地带。

    如果不是卢象升的要求和坚持,吴宗睿是打算让驰援辽东的一万五千军士作为总预备队,在最后的时刻参与厮杀,他很清楚这些军士的战斗力,虽说比各镇军队的战斗力稍微强一些,可是面对后金鞑子的时候,占不到任何的优势。

    战局是瞬息万变的,通过斥候的侦查,通过自身的分析,吴宗睿终于下定了决心,登莱新军将士不在等候,与后金鞑子展开面对面的决战,登莱新军不仅要彻底打败后金鞑子,还要从心理上摧毁他们。

    人算不如天算,三个多月时间,吴宗睿部署的这盘棋已经走出了九十九步,而前面这九十九步,都是为最后一步彻底打败后金鞑子服务的,这么长时间,登莱新军累计起来的优势,已经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高度,直白的说,登莱新军完全具备打败后金鞑子的实力和勇气。

    等到后金鞑子粮草完全消耗完毕的时候展开进攻,这种战术设想是很不错的,但是存在巨大的风险,多铎和阿济格不一定按照吴宗睿的设想来办事,不会完全按照套路出牌,人家如果拼命了,不顾一切鱼死网破,登莱新军的损失恐怕更大。

    围三阙一,这是击败对手最为有效的战术,千百年都被证明的,如果多铎和阿济格手中还有部分的粮草,尚未到破釜沉舟的地步,尚未陷入到绝境之中,那么一旦损失颇大,他们就会想着尽快撤离战斗,尽量的保存实力,这是人的本性。

    所以,决战必须要尽快展开了。

    吴宗睿倒是没有过多的考虑锦州城池,他认为,登莱新军驰援锦州,围攻锦州城池的后金鞑子已经出现波动的情绪,进攻城池的力度必然减弱,这一点祖大寿和金国凤等人应该是感受到的,如果得知援军抵达,祖大寿和金国凤自然会拼死抵抗,护卫锦州城池。

    命令下达之后,吴宗睿反而表现出来轻松的神情,他留在了中军帐,不再看墙上挂着的地图以及中间摆放的沙盘。

    郑孝孺已经是骑兵营之中的一员,他本来是留在吴宗睿身边的警戒,相当于亲卫,不过大军从宁远出发前往锦州的时候,郑孝孺主动要求加入到骑兵营之中,参与作战厮杀,现在的他已经是一名小旗,领着三十名军士。

    郑孝孺当然希望得到升迁,尽管他与廖文儒的关系不一般,可是登莱新军之中,得到升迁的方式,就是立下战功,只要能力突出,能够奋勇杀敌,不管什么身份,都是能够得到升迁的,相对比来说,郑孝孺还是占据优势的,毕竟他与廖文儒关系不一般,而且进入登莱新军之中,就是在吴宗睿的身边,所以进入骑兵营就被任命为小旗。

    如果本次作战能够立下赫赫战功,升迁为总旗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到那个时候,郑孝孺麾下就有了一百多军士。

    郑孝孺处于第一方队之中,方队的最前面是莱州总兵、登莱新军副总指挥刘宁。

    战场杀人这一关郑孝孺已经挺过去了,登莱新军驰援被围困在松山城内明军军士的时候,郑孝孺就斩杀了一名后金鞑子,那种滋味永生难忘。

    其实郑孝孺一点都不安分,进入寒鸣寺也是没有办法,或许当年在寒鸣寺的时候,觉远大师已经看出来这一点,所以让其他的僧侣都去投奔寺院,依旧做僧人,独独让郑孝孺留下来,而且传授给郑孝孺颇多的武功,从个人的功夫方面来说,郑孝孺甚至强于廖文儒,长期习武的他,有着矫健的身手,只是缺乏在战场上的磨砺。

    投奔吴宗睿,成为登莱新军之中的一员,郑孝孺的机会就已经来了。

    郑孝孺的双眼紧紧盯着方队最前面的刘宁,一股热流在胸中涌动,大战在即,他一点没有感觉到畏惧和害怕,反而是期盼,期盼厮杀尽快开始。

    。。。

    隆隆的炮声响起,炮兵营终于开始了轰炸和进攻。

    刘宁和郑孝孺等人,看不见后金鞑子被火炮轰炸的情形,因为地形地貌的关系,他们距离后金鞑子还有近千米的距离,距离太远看不见,不过他们一点都不担心,长期的征伐与技术的不断进步,登莱新军炮兵营,已经成为任何对手的噩梦。

    炮兵营的轰炸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刘宁等人需要耐心的等待,等待总指挥廖文儒发出进攻的命令,在这期间,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凝聚出来最大的爆发力。

    方队最前方的刘宁身体微微晃动了一下,扭头看向身后。

    刘宁的目光最终看向了郑孝孺。

    当刘宁挥手示意的时候,郑孝孺连忙拉紧缰绳,胯下的战马朝着刘宁而去。

    等到郑孝孺的身体靠过来,刘宁开口了。

    “郑孝孺,进攻开始的时候,带着你麾下的兄弟,跟随在我的身边,冲锋在最前面。。。”

    郑孝孺的身体微微颤抖,稍稍楞了一下,抱拳对着刘宁开口了。

    “遵从将军命令,属下一定竭尽全力,奋勇杀敌。。。”

    刘宁盯着郑孝孺,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郑孝孺,登莱新军的规矩你是清楚的,只要是登莱新军的将士,都想着能够上阵杀敌,能够冲锋在最前面,能够立下战功,不过我可要提醒你,上阵杀敌,冲锋在最前面,也就意味着最大的危险,特别是对手强悍的时候,我登莱新军与后金鞑子作战数次,我想这一次最为惨烈,我们面对的是数万后金鞑子,他们在人数上面比我们多,而且他们的战斗力不弱,我们唯有从气势上面完全压制他们,才能够保证获取胜利。。。”

    隆隆的炮声,让郑孝孺聚精会神、打起精神听着刘宁的话语,生怕漏掉了一个字。

    刘宁刚刚说完,郑孝孺马上再次抱拳开口。

    “将军放心,属下不怕死,属下一定彻底打败后金鞑子。。。”

    刘宁笑了,看神情颇为欣慰。

    “不说这些,谁都怕死,我记得大人说过,人死不能复生,你我都要好好活着,我们的兄弟们也要好好活着,我们还要为大人做很多的事情。。。”

    。。。

    这一次,郑孝孺没有开口说话,而是默默听着。

    严格说起来,郑孝孺虽然处于第一方队之中,但是他和麾下三十名军士的位置略微靠后,按照原来的部署,冲锋发起的时候,郑孝孺基本处于第一方队的最后面位置。

    登莱新军将士冲锋的位置,可不是随意安排的,最前面的位置,一般都是留给身经百战、有着丰富经验的军士,他们知道以什么样的方式压制对手,至于说廖文儒和刘宁,无论什么时候,两人必定有一个在方队的最前面,他们会率领所有将士发起猛烈的冲锋。

    这一次作战,与以往有了一些不同,登莱新军将士与后金鞑子没有直接面对面,相隔有一定的距离,根据斥候侦察到的情报,多铎和阿济格已经率领后金鞑子的主力,对驰援的登莱新军发起了进攻,所以这一场的厮杀,一定异常的惨烈。

    能够冲锋在最前面,那是无尚的荣光。

    郑孝孺知道,这一定是吴宗睿专门做出的安排,否则刘宁不可能如此做。

    这是吴宗睿的高度信任,也是郑孝孺面临的巨大压力,冲锋在队伍的最前面,就是登莱新军精锐之中的精锐。

    郑孝孺用力的捏着拳头,手心都出现了汗滴。

    刘宁的神色颇为平静,让郑孝孺冲锋在最前面,的确是吴宗睿专门做出的安排,刘宁遵从命令的同时,没有感觉到吃惊,其实他已经察觉到郑孝孺的功力,上次登莱新军驰援被困松山城内的明军,郑孝孺已经表现出来不一般的能力。

    大凡第一次上战场的军士,都会表现出来诸多的不适,甚至会在生死攸关时刻手足无措,被对手毫不留情的斩杀。

    这也是一支从未参与过战斗厮杀的军队,不管有多少的军士,都不能够被称之为强悍的军队之原因。

    郑孝孺不一样,第一次上战场就杀人了,而且斩杀的是后金鞑子,尽管郑孝孺也表现出来不适的感觉,但很快能够克制。

    刚才郑孝孺表现出来的气质更是不一样,没有丝毫的畏惧,脸上有着兴奋的神情。

    刘宁唯有叹服,叹服吴宗睿能够识人用人。

    再次看了看郑孝孺,刘宁集中精神,收拢了思绪,炮兵营的进攻持续了接近一刻钟的时间了,应该快要结束,接下来就是骑兵营发起冲锋的时刻了。

    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谋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