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灵寄囚羽最新章节。

    巢织领着众人来到封神大殿,这里是整个城堡的顶端,四面通风,仰首可摘星辰,俯首可瞰整个镜国华丽。

    众人落下,殿中的其他统帅也早已到来,议论纷纷,看到孟良几等进来,也就终止了讨论。统王坐在高位上,一脸严肃庄重,并不说一语,若有所思的看着座下众人!

    “尊敬的王,我们的牧君斗战神回来了!”巢织向前禀报。

    统帅之一的亚西士站了出来,“斗战神?据说还是牧君斗战神?巢织,你不能随便什么人都兴师动众地往我封神大殿的就带了回来吧!我们的牧君天生四目,勇猛非常,为我镜国开疆扩土立下赫赫功绩,既然他说他是牧君,有何凭证,怎样证明?”

    巢织呵斥他,“亚西士,你不要放肆,上神牧君不是谁都能得罪的!就算祖上伏师统王在世,也要敬他三分,如今你们仰慕的牧君斗战神回来了,你们却如此这般不知尊重,到底有几个意思?”

    在封神大殿,巫星人都摘下了星蓝斗篷,他们和常人没什么两样,只是没有头发的脑袋上,刻满了奇怪的彩色的巫星字符。统王叫椹歧,五位统帅分别是巢织,格林杰,落山,丘,亚西士。镜国的统王统帅认为他们的血液高贵,所以王帅世袭。然而,凡是进了封神大殿的任何人,只要立下无数功勋,被统王封为神或圣,他们的地位都是千秋万古,受人尊敬的,即便是统王和统帅也要敬让三分。

    “哈哈哈,我仰慕的是牧君斗战神!我尊重的也是牧君斗战神,他若不是牧君,我又为何客气?不客气又谈什么尊重?你和格林杰干的哪些糊涂事,数不胜数,你们早就应该闭门不出,深思己过了!他是不是斗战神,只要肯为我们露两手,一切自然就说得过去,有个说法”

    贾四为走上前去,“哈哈哈,你们居然要让牧君斗战神为你们露两手!可笑可笑!牧君上神自从离开,就遨游宇宙边际,参悟星辰,你们却把牧君上神当作街头卖艺的一般戏耍!牧君谨记夫人琉月的叮嘱,誓言行到哪里都不显山,不露水,若不是我们不争气,牧君斗战神又为何为我们摘下眼镜?护我们安全?当时牧君推辞说自己不是牧君的时候,是你们说他就是你们的斗战神,如今我们都在这儿了,我们跟着你们承认的上神来到了这里,你们却又迟疑了,你们却又不敢认了,你们这般朝三暮四,待人薄情,岂不寒心。我看,你们就是数典忘祖,无源生根。我们不需要待在这种没有人情味的地方,告辞就是!我们走!”贾四为说着就要领众人离开。

    “等等!”巢织立刻站出来阻止他,转而看着亚西士,“难道他天生四目,和牧君一模一样,这些都不是最好的证明吗?如果不是,你说怎样证明?”

    丘在一旁冷冷的提醒巢织,“当今世界的科技,还有什么做不到呢?只要见过牧君的人,都可以把自己变成牧君,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其他星球派来的卧底或者奸细呢?如果真是卧底奸细,出了什么事,你担当得起吗?”

    格林杰说,“应该不至于!克拉星人只是一个低级文明,只会简单的发射航天器,检测宇宙星空什么的,还没有能力去其他星国派遣间谍,甚至连附近有生命的行星都没监测到,何况我们,明天……”

    “住口!”亚西士打断了格林杰,他怎么什么事都喜欢挂在嘴边,不分轻重?关于攻打外星,为何随随便便就轻易泄露?

    洛山看着窗外的星辰,拿出一面奇怪的玛瑙玉镜,“若要辨别真伪,还不简单?每一个被封的神与圣都被记录在封神镜里,它最能辨真伪,只需要这封神镜一照,便知所有,你们争吵个天翻地覆,又有什么用?所谓众口难调,我只看结果,再来说事”

    寒苏等见他们要取封神镜,便开始为问天着急起来。寒苏用隔音和众人商量了一遍,看来破解巫星文还不是时候,这群侏儒戒备心太强。倘若照出了结果,问天不是牧君,大家就快速启动转轮,带着所有人离开,去到宽敞的地方之后,再想办法。

    寒苏说,干脆把龙鳞刻书拿出来,我看看他们看到认识的巫星文,会不会住手?孟良凡急忙阻止,不行,还没到那一步,别着急,他们不确定的是问天的身份,大家初来乍到,看人看事不能太唐突,以免置大家再入陷境,等一切安定下来,再仔细询问不迟。

    谈话间,众人都屏住呼吸,等着封神镜的反应,只听封神镜人语到,“牧君斗战神,伏师之下第一战神,真!”

    “什么?”

    “他真的是牧君?……”

    “几千年过去了,他终于回来了!”

    所有人都充满了疑惑,包括问天在内。

    “拜见牧君,适才稍有得罪!还请原谅”所有统帅都跪倒在地,统王从高位上站了起来,眼眸深重的看着众人,“终于等到你了,终于等到你们了!当年牧君的事迹,至今还被歌颂。哈哈哈,好,很好!很好啊!”

    统王穿着星红斗篷,将手杖插于座前,“千年已来,我镜国征战四方,天下无双。今日,更有幸我牧君上神凯旋归来,举国上下,皆大欢庆!有请战神以及战神的朋友一齐入座,共进晚餐……”

    窗外是送餐的机器飞人,飞来飞去,谈话间早就将桌上奇奇怪怪的堆得满满。听说可以坐下,莱亚和良玉也不再理会哪些侏儒,毫无顾忌的就坐了下去,管他桌上摆什么,只知道有什么就吃什么!

    事情总算告一段落,寒苏等人不知道该不该庆祝问天,大家一脸疑惑不解。他既然是镜国的战神,跑到地球去猝死呀?是谁把他带到地球的,难道是更高级的文明,能像魂魁一样操控空间,在不同的时空逗留?

    吃饭间,统王站在高位旁,仔细打量着下面的众人,又时不时的抚摸那根充满力量的黑玉手杖,眼眸深邃。突然黑玉手杖发着兴奋的光,统王便站了起来,黑玉上的光似乎也让他很是兴奋,“今天,是一个神圣的日子,是个值得记住的日子,是我牧君战神回家的最佳日子!大家举起桌前的黑蜜酒,陪我欢饮一觞!我也为大家接风洗尘!”

    大家迎合着喝了一杯,那酒也不知什么东西酿造而成,黑糊糊的直冒泡,不过挺好喝。统王继续说,“大家莫要拘束,尽管敞开肚子随便吃喝!洛山,你和巢织好好招呼!哈哈哈!简直是天助我镜国,天助我椹歧,天助我镜国……”

    说完便示意洛山走了过去,一番私语之后,椹歧便带着亚西士,格林杰和丘离开了封神大殿。

    席间,问天不说一语,默默走到窗前,看着星空,也不吃喝,心里不停的问,自己到底是谁?

    贾四为见问天离开,便问巢织,“牧君虽爱夫人琉月,只是并未和我们提及太多!这会儿想必又思念起故人来了,不知这琉月夫人现在身在何处?是何方神圣?”

    “哈哈哈,原来贾四为还惦记着人家牧君的老婆琉月夫人!简直稀奇!”老铁一边打趣,一边也十分的好奇。

    巢织说,“那琉月夫人不是神也不是圣,而是仙,传说是非常漂亮仙子”

    老铁问,“有多漂亮呢?沉鱼落雁,还是闭月羞花?天生玉质还是冰肌玉骨?”

    “恩?什么?我听不懂!据说牧君来自一个遥远的世界,一生征战星穹,最后对琉月一见钟情,甚至深爱上了她……”

    “琉月?她是巫星人?那岂不是个矮子吗?”老铁好奇的打断了巢织。

    洛山听他们嘲笑,便有些不高兴,“琉月夫人和牧君一般高大!早年我巫星国人也比你们还高半个头,只因为过度科研,环境被毁,加之后来在太空中四处奔波,所以基因变异,才会这般!我巫星人现在的身体虽然不高,但是可比你们强健百倍,普通的刀剑怎可伤了分毫?再看看你们同行的这几个女子,弱不禁风,再看看你们的小薄身板,简直属于不健康!”

    提修只是笑了笑,“不知洛山统帅有什么高招,能为我等找一个护身保命之法,难道也要穿上你们的斗篷?恐”

    莱亚捂着笑,说,“你那斗篷太小,我们怎么穿得下!”

    “笑什么?这斗篷能大能小,自动定号,最近我们星际的幻影科学家正在研究隐身衣,倘若你们穿上,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斗篷极其珍贵,由太空中一种变异红须寒玉蚕吐丝织成,这种蚕易死,且出生到吐丝需要一百年,倘若你们得了这一件斗篷,勿必珍惜?”

    “你们科技这么发达,也没有养好这些什么玉蝉的方法吗?”老铁问。

    “是蚕不是蝉,我们没有方法,都说了它易死,即便是遇到微风,它也会生病,周围的声音大一点,它也发育不良,而且我们镜国都无法养殖,一直养在其他被攻伐下的星球”

    莱亚不禁感叹,“真是娇滴滴的命,没想到这斗篷这么珍贵,看来我们还是消受不起!”

    “没事,既然话都说到这里,在你们离开之前,我便让镜国最伟大的科学家幻影想想办法”

    “嘿!老铁你们别打断我们说话,刚才讲到哪里了?”贾四为问。

    巢织接着说,“牧君和琉月夫人,他们相伴相守,正准备新婚之时,琉月夫人却身患绝症,无法医治,濒临死亡!牧君为了她放弃了所有,带她在宇宙之间四处寻访求医,可是依然没有结果!最后琉月夫人还是病故,牧君悲痛欲绝,守了她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三天之后,牧君就离开了吗?”祝清婷关心起来,紧紧抓住孟良凡的手。

    “三天三夜之后,牧君行叩拜之礼,在宇宙边荒祈求一位海灵帮助。那海灵不是人,乃是一只无恶不做的毒虺。据说,那海灵答应了他,帮他救她,代价是每一日都要啃食牧君的心脏,让他吸食牧君的灵力修为。那毒虺骗了他,将琉月冰封后,嘴里答应他,却把她丢入尘埃之落,又不停的吸食牧君的灵力……”

    祝清婷听得冒着冷汗,孟良凡问他,“牧君后来如何,可否识破奸计,将他杀死?”

    “没有!直到牧君死了,他也没有识破阴谋”

    提修问他,“既然他已经死了,为什么你们还会相信牧君的回来,你不觉得那窗口站立着的牧君和你们所说的牧君有点自相矛盾,夸大其词了吗?”

    洛山端起黑蜜酒,喝了一口,接过巢织的话,继续给他们讲,“当年牧君死时,曾托梦给伏师统王,把所有事情给伏师统王交代了。并告诉伏师统王,‘我始终放心不下她,如果她醒了没有找到我,我想她会为我哭泣,烦请统王带领众人帮我去尘埃之落接回琉月,不甚感激。也不知我还能不能回来,如果我回来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记得她,如果我不记得了,一定请统王告诉我关于她的一切’后来,伏师统王也带人去找,可是始终没有找到琉月。两百年以后,牧君再次托梦于新一代的统王扶隰,这才把毒虺骗他的事交代清楚,他说,‘我执念太深,一直等待她的醒来,最后却在尘埃之落找到了她,她被不腐的寒冰包裹,落在死寂沉沉的黑暗中。我不服气,我想要回来,我想要拯救我心爱的女人,杀了那毒虺……’这一句话,没料到竟在千年以后实现了。如今牧君战神终于回来了,我想他一定会找到他的爱人!把他的爱人琉月救回来!”

    众人听了,不免心酸,贾四为告诉洛山他们,“命恐怕是救不回来了,只有尸体可以找到。现在牧君回来了,但是由于悲伤过度,关于与琉月新婚以后的事全部忘记了,他只是时不时在梦里叫出琉月的名字,我们和他都以为是他梦中的情人,没想到竟有这般曲折!实在难受,你们先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他,我怕他接受不了,以后我们找个时间慢慢的一滴一点的告诉他”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示同意。发了一会儿呆的问天也走了回来,看到良玉他们眼睛水水的,也不理会,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心想什么时候能解开龙鳞刻书,因为不知身份的他是越来越着急了。

    洛山见众人已经吃得差不多,就告诉他们,“统王去默谷荒域了,让我等你们吃好喝好之后,请求你们也跟我去一趟!牧君上神已经牧君的朋友,不知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众人奔波一天,天色已晚,现在刚刚吃完饭,谁知不能好好休息又要去什么默谷荒域,也不知要干什么?不知是否和攻打克拉星人有关?……

    给读者的话:

    最近遇事,只能一天更4000+了,实在没时间,对不起

    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灵寄囚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