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死神的哈士奇最新章节。

    “既然堆沙堡不需要其他人,为什么血月还会教桑影同?”苏锦问。

    “桑影同的性格是什么?”景承反问。

    “单纯和崇尚美好。”

    “这个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是短暂的,所以桑影同才会选择当一名摄影师,通过相机去扑捉那些稍纵即逝的美好瞬间,沙堡对于小孩有难以抗拒的诱惑力,是他们暂时无法实现的梦想缩影,那个孩子教会了桑影同如果堆沙堡,同时也教会了她如何去主动把握美好。”景承声音平淡。

    “我认为没这么简单,如果血月只是单纯的想要教桑影同,为什么要把堆沙堡的地方选在海边,我们勘查过现场,基本沙堡堆好后的当天晚上就会被潮汐冲垮,这就意味着桑影同的付出只能得到短暂的回报。”陆雨晴说。

    “是的。”苏锦拿出桑影同获奖的那张照片。“作品被取名为普罗米修斯,按照你的说话,桑影同属于常态的正常人,一个当时只有十岁的女孩绝对想不到如此深奥的名字,想必一定是血月取的,而普罗米修斯其实真正的含义就是不断的重复,在希腊神话中这属于一种惩罚,血月给予了桑影同美好,又摧毁她亲手建立的美好,然后一直周而复始,血月当时只有三岁,他的思想就已经黑暗到难以让人相信。”

    “有时候表面上看似复杂的问题,未必就一定会隐藏什么含义,或许那个孩子的出发点很简单,只不过你们因为对血月先入为主,所以在任何和他有关的事上,先将其定义为阴暗。”景承意味深长说。

    “你有其他看法?”我问。

    “我之前说过,无所不知的神都无法抵御孤独的侵蚀,何况是一个孩子,他也需要朋友,也需要陪伴,他明明拥有常人所不能及知识和智商,却被像怪物一样排斥,他明明看透世间百态,却被误认为没有喜悲无情冷酷,他被同龄人所不接受,同时他也不屑和无知的小孩在一起,但他终究是一个孩子,幸运的是他找到自己第一个玩伴。”

    “桑影同是他的朋友!”陆雨晴有些吃惊。

    “桑影同的关注点不同,她只看到那个孩子带给自己的美好,至于其他并不在意,而那个孩子投其所好教会了桑影同堆沙堡,桑影同和这个孩子各取所求建立了友谊,但这种友谊在这个孩子心中并不牢固。”

    “为什么?”

    “害怕失去,害怕失去他唯一的玩伴,一旦桑影同学会堆沙堡,那么他存在的意义就不大了,他需要桑影同的陪伴,但他并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用了另一种桑影同无法领悟的方式。”景承淡淡说。

    “海边!把沙堡堆在海边!”我恍然大悟大声说。“堆好的沙堡会被潮汐摧毁,桑影同崇尚美好就一定会继续堆下一个,这样血月就能把她留在自己身边。”

    “对,这就是那个孩子巩固友谊的办法,他用到了普罗米修斯,但不是惩罚而是重复,他想在不断重复的游戏中找到陪伴。”景承抬头从后视镜中看着我们。“你们不认为这个孩子很可怜吗?”

    “原来是这个意思。”苏锦若有所思点点头。“那,那放风筝又是怎么回事?”

    “你们还认为那个孩子是在放风筝?”

    景承的反问让我们疑惑不解:“无名女尸凶案现场,死者被摆放成放风筝的样子,结合之前两起凶案,血月都是在再现自己小时候的经历,如果不是放风筝那又是什么意思?”

    “高智商、高情商、丰富的知识和眼界。”景承一边开车一边在我们面前竖起指头。“这些特定注定这个孩子与众不同,他之所以不能被同龄人所接受,就是因为他行为和思想的成熟让其蜕掉幼稚和童真,一个能熟读莎士比亚作品的孩子性格一定相当安静,放风筝绝对不会提起他的兴趣。”

    “我,我还是不明白?”苏锦蹙眉问。

    “常态中的孩子对未知充满好奇,风筝从起飞到高高飘舞在空中,每一个环节都能让他们欣喜若狂,感觉自己做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望向天空中自己放飞的疯子会有莫名的自豪感和成就感。”景承不慌不忙对苏锦说。“可这些感觉不会出现在那个孩子身上。”

    “为什么?”苏锦追问。

    “一般孩子眼里能看到的只会是风筝的样式或者颜色,心中会充满疑惑,为什么风筝能飘飞在高高的天空,但那个孩子看到的却是力学、空气学以及几何数学,他会在极短时间在脑海中计算出怎样的风筝能更好利用空气气力,以及风筝上升的速度和高度,所有的一切都会吻合他的计算,亦如我之前说过,他从中得不到惊喜和快乐。”

    “难道放风筝这个行为有其他含义?”

    “你们是在南溪湿地发现的无名女尸,她手里虽然牵引着风筝,但你们就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南溪湿地真的适合放风筝吗?”景承波澜不惊反问。

    “适合……”我皱眉细想片刻。“对啊,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南溪湿地的地理环境以湖泊水泽居多,稍有不慎就会落水,即便有草地但面积很小根本不适合放风筝。”

    “血月把放风筝的无名女尸留在南溪湿地另有其他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原因呢?”陆雨晴自言自语。

    景承这一次没有回答,好像他也没有想到答案。

    “按照你对血月的分析,他和其他同龄孩子截然不同,为什么在最后一起凶案中会出现变形金刚?”苏锦继续问。

    “变形金刚是什么?”景承又反问。

    “玩具啊。”

    “有不喜欢玩具的孩子吗?”景承声音很淡定。

    “可,可你刚才不是说,血月不会像其他孩子一样去思考问题,那么玩具对于血月来说同样没有意义。”

    “还记得血月留在风筝上的话吗?”

    命运!你不能破坏我的命运!

    我脱口而出。

    “这句话是宇宙大帝毁灭前说的话。”景承又抬起头从后视镜中看向我们。“你们确定没有忽略任何细节?”

    “没有。”我们摇摇头。“该查的都查了,绝对没有遗漏的细节。”

    “那你们知道宇宙大帝是谁吗?”

    ……

    我们面面相觑,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这,这和凶案有什么关系?”

    “血月把这句话留在风筝上,除了指引你们找到下一起凶案现场位置外,还在传递另一个信息。”

    “还有其他的信息?”我眉头皱的更紧。

    “宇宙大帝是宇宙中具有智慧的有机体,靠不断吞噬其他星球获取生命,曾经是最强的王者。”景承很耐心向我们解释。

    “这,这是动漫人物啊,和凶案又有什么关联?”陆雨晴一头雾水。

    “求知和探索,这个孩子的另一个特点就反应在变形金刚模型中,浩瀚的宇宙充满了未知的奥秘,即便那个孩子再聪明也无法去窥探宇宙的神秘,变形金刚在常态的孩子眼中是玩具,但在他眼里却象征着宇宙的浩大以及自己的渺小,他相信宇宙中还会有其他生命体的存在。”

    “这,这能说明什么?”

    “说明这个孩子敏感富有探索欲。”

    “可,可这还是和凶案没关联啊?”

    车突然停了下来,我们跟着景承走下车,但这里并不是我的宿舍,眼前是一座豪华的别墅,景承说过想要回家,从我认识他开始,景承就和我住在那个被他称为狗窝的宿舍中,在我心里那里就是我和景承的家。

    “这是什么地方?”我来回张望很好奇问。

    景承久久凝视面前的别墅,我看见他表情中的惆怅和伤感,他就站在门口却迟迟没有迈步,好像这个地方让他很害怕。

    他是我见过所有人中最无畏的,从来没有见过景承害怕的表情,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是鼓起勇气走到花坛边,从一盆花下拿到钥匙,很显然他对这里相当熟悉。

    景承打开门却一直矗立在原地,仿佛别墅中有什么令他不敢去面对的东西,我看见景承不断蠕动喉结,终于还是推开了门,他就站在门口转身看向我们。

    “我的家……”

    我们顿时大吃一惊,景承不是在害怕而是在自责,我不知道他到底有多久没有回来过,但我相信这里的任何一样东西都会让他触景生情,他一直将父母的死归结于自己的自负,他不敢去面对从而选择了逃避。

    对于景承的父母我只在c档案中看过关于他们的资料,但从未在景承面前提及过,我害怕触及到他最沉重的伤痛,一直小心翼翼在他面前刻意去回避,但怎么也没想到,景承居然会带我们回到他最不愿意面对的地方。

    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死神的哈士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