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死神的哈士奇最新章节。

    在我见过的凶案现场都可以用血腥、恐怖、残酷以及诡异去形容,但梁定国带我们看的这一处凶案现场却是唯一的例外,我在脑子里试图找到一个合适的词去形容,思索了很久想到和凶案格格不入的词。

    唯美。

    中州湿地森林公园在冬日放眼望去玉树琼枝美不胜收,风夹杂着树木的清香迎面而来,树上的银条和雪珠簌簌下落,玉屑般的雪末随风飘扬,映着清晨的阳光散发出晶莹剔透的光芒,仿佛把我们带到美轮美奂的童话世界。

    童话里有王子和公主,而此刻他们正坐在长椅上,美丽的公主偎依在王子的肩头,睁开的眼睛眺望着远方憧憬美好的未来,只是我在他们脸上没有看见幸福和甜蜜,王子和公主胸口那抹血红在这片白色的童话世界里格外醒目,溅落在地上像是绽放的花朵。

    “死亡时间超过48小时,根据现场血迹分布以及尸斑推断这里就是第一案发现场,初步尸检男女受害者都是左胸被锐器造成致命刺伤,具体的情况要等尸检以后才清楚。”陆雨晴走过来取下口罩,我们已经有一个月没看见她。“尸体摆放的姿势很奇怪,而且女性死者被化过妆,我感觉案子蹊跷所以让梁队请你们过来看看。”

    “这起凶案中一共有三名受害者,警方在距离此地300米的草丛中还发现一名男死者,后脑中枪身亡,死者名叫陈兴国,在森林公园当环卫工人,推测是无意中发现凶手行凶被灭口。”梁定国说。

    “男女死者身份确定了吗?”我问。

    梁定国点点头:“在死者身上的钱包里找到身份证,男性死者名叫吴……”

    “他们叫什么不重要,死者和凶手没有关系。”景承把手放在嘴边哈口热气。

    “没,没关系?那凶手为什么要杀他们?”梁定国大吃一惊。

    景承环顾四周后走向远处森林小径的一处长椅,坐下后很平静问:“这场雪是哪一天开始下的?”

    梁定国一脸愕然,他应该不明白下雪和凶手有什么关联,但经过上次杜织云的案子后他明显对景承很信服,连忙让警员核实很快证实大雪是两天前下的。

    “冬天是打猎的季节,有经验的猎人会选择一处地方蛰伏,这处地方必须隐蔽同时能清楚的观察到猎物的踪迹。”景承的目光望向我们身后。

    我顺着他目光望过去,透过草木的缝隙刚好可以看见对面远处的两名死者。

    苏锦顿时反应过来:“凶手当时就躲藏在这里!”

    “这不是重点!两名死者来这里的时候还下着雪,如果凶手是尾随而至那么长椅上应该有积雪才对。”我目光落在景承坐着的长椅旁边,那个位置上只有零星的雪花。“凶手比死者更早就潜伏在这里,凶手的身体遮挡了落雪,所以长椅上才会是干净的。”

    “中州湿地森林公园是开放性园区,而且占地面积很大,凶手如果是对死者预谋行凶的话,凶手根本无法判断目标会不会出现在这里,凶手是在守株待兔,死者被杀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们刚好出现在凶手的视线中。”景承点点头。

    “那,那凶手的杀人动机是什么?”梁定国一头雾水。

    “既然凶手是随机挑选目标,首先可以排除仇杀和情杀,我刚才留意到男死者的腕表价值不菲,尸体身上又没翻动的痕迹,抢劫杀人也能被排除。”苏锦抿着嘴表情疑惑。“好像还真找不到凶手的杀人动机。”

    “在一件凶杀案中不能确定凶手杀人动机时,说明无法洞悉凶手的内心真实需求,在这种情况下要面对的凶手我称之为怪物。”

    我大吃一惊看向景承:“凶手杀害这两个人的动机是因为心理扭曲?!”

    “是的,不过……”景承先是点头紧接着又摇头,目光注视到梁定国。“凶手并非只杀了这两个人,你这一次要追捕的是一名连环杀人狂。”

    “还,还有其他受害者?!”我们全都怔住。

    “凶手在行凶以后重新摆放过死者的姿势,而在这个过程中死者的眼睛是睁开的,正常人出于对死亡的恐惧无法做到直视死者双眼,但凶手显然不为所动,这是一种心理麻木的表现,说明剥夺别人生命对于凶手来说是习以为常的事。”

    “任何连环杀人凶手都有自己特有的行凶方式,如果这不是凶手第一次犯案的话,那么在以往的凶案中一定有类似的案件。”我转身对梁定国说。

    “至于凶手行凶的动机我应该猜到了。”景承说。

    “是什么?”陆雨晴问。

    景承视线望向对面远处的两名受害者:“就是他们。”

    “你不是说死者和凶手没有关联吗?”梁定国一脸茫然。

    “死者和凶手是没有关联,但两名死者的关系对于凶手有特别的意义。”

    “死者的关系?”我眉头一皱思索了片刻。“两名死者是情侣关系,就因为这个所以凶手要杀他们?”

    “男女死者被刺死后,摆放成相互偎依的样子,我如今坐的地方如果是观众席,那么凶案现场就如同是舞台,凶手在杀了他们之后又重新回到这里,凶手是在欣赏自己编排的死亡表演。”景承声音平缓自信。“这出于凶手对爱情的憎恨,所以凶手才会长时间蛰伏在这里等待,相爱的情侣就是凶手的猎物。”

    “如果凶手杀人动机是因为在情感上受过创伤,那么任何情侣关系的男女都会对凶手产生刺激,但问题是情侣关系太常见,难不成凶手见一对杀一对?”苏锦提出质疑。

    景承胸有成竹对我们说,凶手在行凶后对女死者化过妆,如果你们仔细留意就会发现,女死者的妆容画的很娴熟,但和她的年纪并不吻合,说明凶手经常对一个女人反复画同样的妆,而这样的妆只适合中年女性,由此可以推断凶手是男性。

    男人为女人化妆属于顺从行为,可见凶手对于他和这个女人的关系极其看重和依赖,凶手杀掉女死者后还为她化妆,这是一种补偿性的慰藉,凶手把她幻想成自己爱慕的那个女人,说明凶手失去了她,正是因为这种关系的终结导致凶手开始行凶。

    “这么说凶手还会继续杀人。”梁定国神情严峻。

    “男性,接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从小生活在国外,有正常的社交圈和人际关系,性格谦虚隐忍坚毅,擅于克制自己情绪,并且接受过长时间的军事训练。”景承深吸一口气对梁定国说。“记住,这一次你要抓的不是普通凶犯,而是一个心理扭曲的杀手!”

    “杀手?!”我们全都大吃一惊。

    “凶手来这里的时候还在下雪,正常人是不可能在冰天雪地里蛰伏好几天的,除非是接受过肉体耐力、自律能力和强韧的精神忍受力的军人,而且凶手挑选的这处行凶地点从军事战术上将是最好的伏击位置。”景承一边说一边拨开面前的积雪,一堆燃烧的枯枝被掩埋在下面。“凶手在这里生火取暖,离开的时候掩埋并非是掩饰行踪,这源于长时间野外生存训练的习惯。”

    “年龄和身高呢?”之前景承对凶手进行心理侧写都会很全面,但这一次却有遗漏。

    “这些就需要你来告诉他了。”景承看向陆雨晴。

    “我?”陆雨晴不知所措。“尸检无法提供这些信息。”

    “凶手有超乎常人的耐心和忍受力,他的行为一直受到军事训练的影响,伏击的时候要求军人保持姿势,所以凶手坐在这里时是不会动的。”景承蹲在雪地上轻轻抹去积雪,下面泥泞潮湿的土壤中出现一双清晰的脚印。“凶手太过专注自己的猎物,以至于他忽略了这个细节,提取在双脚印化验就可以得到凶手的信息。”

    “要我抓一般的杀人凶手没问题,可这一次……”梁定国摸了摸下巴上疯长的胡渣欲言又止,或许是经过杜织云凶案的缘故,他现在对普通凶犯和怪物也有了重新的定义。“能不能请你们协助调查这起案件。”

    “我没兴趣。”还没等我开口,景承已经漠然的拒绝。

    梁定国一脸失望叹息,我知道对于景承来说除了凯撒任何事都不会让他在意,他能心甘情愿留下进入专案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不知道该向梁定国如何解释。

    “梁队,我们手里还有一件案子没有进展,实在没时间分心协助,要不这样,这起凶案有什么进展你多和我们沟通,能帮到你的地方一定会帮。”陆雨晴说。

    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死神的哈士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