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行尸腐肉最新章节。

    陈斌带着小队的成员在武装部补充了装备和物资之后,又换乘上两辆新申请的皮卡轿车,大家分坐两辆车上,开始朝着北边立新村的方向赶去。

    一路上陈斌等人还看到几只同样赶赴那个方向的队伍,大家都互相挥了挥手打了招呼。

    “坚固的防线往往都是被从内部攻破的,”乔兴宇突然感慨道,“有些人真是不作死不舒服。”

    “你是说余刚?”坐在这辆皮卡里面的人是乔兴宇和猴子,刚才乔兴宇的话让猴子的第一反应就是余刚。

    “唉,作死的虽说都死了,但是也把其他人给害惨了,”乔兴宇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的目光望向窗外,附近的田地逐渐多了起来。

    另一辆车的驾驶室里坐的是魏启明和陈婷,因为皮卡只有两座,多出的人得待在后面的无车顶货箱里。考虑到冬天外面吹着冷风,陈斌和大飞就让陈婷留在车内。

    “这种活干起来比跑腿有劲多了,”大飞和陈斌背靠着驾驶室坐在皮卡的货箱里,两人望着路边往车后飞驰而过的田野和树木,心里突然又怀念起以前的生活。

    “想要平平淡淡的过日子真难,”陈斌说道。灾难之后,他每一天几乎都是在精神紧绷的状态中入睡的,最初心里牵挂的人是阿彩,后来随着同伴越来越多,他肩膀上的担子也就越来越重。

    曾几何时他也有过卸下这副担子的打算,但是家福超市的那一场大火让他重新明白了一个道理——灾难中没有人能轻轻松松地活着。

    立新村离武装部东滩分部的直线距离有十公里左右,大家在路上还需要绕一些路,所以开车过去大概需要二十分钟的样子。

    东滩国际会议中心以北的区域陈斌他们还没有来过,皮卡行驶在这种乡村水泥路上,路旁是一棵棵大叶女贞,这种树又叫冬青、楨树,最高可长到十多米。马路左右挨着路沿的地方各有一条排水渠,在排水渠的后面,广袤的田野上到处都是黄绿相间的景象。

    附近的地里已经看不到几个人影,偶有一些用于耕种的机械被孤单地停在田间,远处的电线杆比那些机械显得更加寂寞,因为在它们顶端架设的电线上,连麻雀都看不到几只。

    “怎么附近一个人都看不到,”大飞突然问道。

    “可能是被立新村的丧尸事件给波及到了吧,换做我是在这里干活的人,要是听说附近有丧尸出没,我肯定不敢单独留在野外。”陈斌想了想说道。

    “说得也是,”大飞点了点头。

    陈婷转过头朝驾驶室背后的玻璃窗望了一眼,从她的位置只能透过玻璃看到陈斌和大飞靠在上面的背影。女孩的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问题,“他们这样坐在后车箱里会不会被风吹得冷啊?”

    陈婷的心里一直都很在意陈斌,只不过因为阿彩的缘故,她将自己内心当中的情愫悄悄地压了下来。

    陈婷对陈斌的感情只有妹妹陈彩玲清楚,然而她自己心里的态度就如同在派出所里那个晚上对陈彩玲说的那样,“遗憾这个东西,我一直以为是人生路上最亮的一道风景线,说不清也道不明,就是这样。”

    她是理性的,也是骄傲的,知道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哪怕再喜欢也不能去抢。

    “停车!”就在陈婷有些发愣的档口,陈斌突然用手拍了拍驾驶室背侧的玻璃。

    魏启明将车子停了下来,后面跟着的猴子也把车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乔兴宇推开车门朝陈斌问道。

    “我在那个方向看到了一个人影,”陈斌带着枪从车箱中跳了下来,他跑到路边指着不远处的几颗树后。

    “哪?”大飞跟了下来,朝着陈斌指着的方位望了过去,“那好像什么都没有啊?”

    “我刚看到有东西动了,”陈斌说道,“我过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吧,”大飞跟了上去。

    “你们在这边等着,”乔兴宇朝猴子和魏启明等人叮嘱了一下,自己也跟了过去。

    三个人迈过路旁的水渠来到田里,冬日里田间的土壤微硬,鞋底踩在上面给人一种很踏实的感觉。

    远处两块田地的分界处被种上了一排矮树,刚才陈斌指着的方位就是那里。

    陈斌等人小心地靠近着,他开始朝那个方向喊话,“谁在树后面,给我出来。”

    几番喊话之后,矮树背后果然悉悉索索地钻出来一个人影。

    “卧槽,果然是丧尸,还是你的眼睛尖啊,”乔兴宇看清楚那个人影,心里不由得一凛,这里离东滩国际会议中心的位置不到几公里远,他们也是才出发没一会功夫,想不到居然有丧尸能跑到这么近的距离中来。

    “呯,呯,”陈斌已经率先朝那个丧尸开起了枪,子弹让丧尸的脑袋上溅起一朵黑色的血花,那个丧尸在枪响过后就倒在了地上。

    三个人来到它的旁边,又仔细地在附近检查了一番,大飞跑回到皮卡那里,从后车厢中拿过来一个裹尸袋。

    他们出发之前,许悦明就叮嘱过叫去武装部的仓库领一些装尸体的袋子,在路上如果发现丧尸就直接打死,然后将尸体用袋子给装回来统一处理掉。

    陈斌和大飞将丧尸的尸体装进了袋子里,大家把尸体带回到车上。

    接触过尸体的两人在路旁的水渠里洗了下手,他们等任务结束之后回到武装部的驻地还需要进行进一步的自身清理工作。

    来到崇明之后,陈斌发现这里对待丧尸和病毒的卫生程序比先前他们待在看守所的时候要严谨得多。崇明因为政府直接控制的关系,所以无论是设施和管理方面都更加的科学和安全。

    回到车上,陈斌的心情有些难以平静,乔兴宇也和他一样。在靠近东滩南部的位置就发现了丧尸,这非常出乎大家的意料。先不说这附近就是人口相对比较集中的区域,接下来阿彩和邹琪琪她们这些军属也即将要去电站和农场工作。

    没有谁愿意让自己最亲近的伴侣处于危险之中,所以接下来陈斌让魏启明和猴子都把车速给放慢下来,待在车上的人也不局限于坐在上面休息,他们甚至顶着车厢上吹过的寒风开始不断地搜索附近的情况。

    “沿着公路找的话,肯定还会有漏网之鱼,”陈斌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东滩这边除了团旺路和观海路这几条主干道之外,在广袤的农田之间还有不少的小路,而且田地分布其中,往往绵延开来一两公里的距离。若是像刚才出现在主干道附近的丧尸还好说,我担心的是那些藏在田间深处的丧尸。”

    “那怎么办?”大飞的眉头皱了起来,先前从他们旁边经过的其他几只队伍都分散开去,现在已经消失在附近的视野当中,举目四望,周围几乎没有任何可以用得上的助力。

    “要是小盛带着无人机在这就好了,起码这样一来咱们的视野可以开阔不少,”陈斌没有忘记无人机在此前他们的经历中所发挥出来的巨大作用,只不过在来崇明的时候,他们所有的无人机都被留在了看守所里。

    “要不这样吧,”陈斌想了一阵,终于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我们先停下来商量一下。”

    魏启明和猴子再一次将车子停在团旺路南段,所有人都从车里下来,大家聚在一起开始等待陈斌安排新的计划。

    “等会除了老魏和猴子之外,其他所有人全部下车步行,这里离立新村不到十公里,走过去也不是不可以,”陈斌说道,“老魏,猴子,你们俩等会把车速压到怠速状态,一个人走团旺路,一个人走观海路。走团旺路的人就负责观察自己车子的左侧,走观海路的人就负责观察自己车子的右侧,两车之间大约1.5公里的区域就留给我们五个步行的人。”

    “我们下车走路的几个人,一人走一条田间的小路,将各自之间的间距保持在300米左右就行,在这个距离内,大家都需要仔细搜寻自己的左右两侧。这样既可以互相掩护照应,又能更全面地保证区域内的搜寻质量。”

    “这个主意好,”乔兴宇称赞道,陈斌这是把小队的单兵力量发挥到极至。不过这样一来也会有一些负面的影响,比如大家的体力在消耗上会大幅度提升,而且一旦区域内某个人遇到了单人解决不了的危险,附近离得最近的队友都在三百米开外,支援上会慢很多。

    考虑到这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做出的选择,乔兴宇便没有把这个计划的隐患说出来,他只是又叮嘱了下其他同伴们要多注意安全。

    按照陈斌刚才安排的计划,先前待在车上的五名非驾驶员成员都向马路旁的田间分散而去,猴子则开着车经前方的路口转向右侧一两公里外的观海路,在那边和魏启明形成两车并驾齐驱之势。

    大家从田间经过的时候,都自觉地小心避开那些菜苗,每一个人都认真仔细地开始搜寻起自身两侧三百米范围内的情况。

    “如遇危险,在射击的时候要注意避开左右同伴所在的方位。”在大家分开行动之前,陈斌仍不忘多叮嘱一句。

    UC中文网 www.uczw.com最快更新行尸腐肉最新章节。